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11.4】神圣的探索 劲腰之章

•这回依旧GE2RB,晴臣x主角♂(好像叫ハル主♂)

•虽说有预料可是没想到会沉的这么彻底,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为了表达自己对冷作品cp的爱就算你们都无视我我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haru桑算GE2男性角色里我第三喜欢的,至于haru桑=流氓=三木这我个人认为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啊,说实话神圣的探索章节我全程都在笑,这个人真的好有趣,然而并不是想NTR凯特姐(毕竟已经死了嘛),怎么说呢,大概追求的就是那种……大人的暧昧?

•因为玩的男角所以不知道女性角色的服装是怎样的于是乱掰

•和昨天ギル主♂的那个儿子并不是一个人!我是很专一的!要从名字上来分辨的话这位是“萤·特劳利”,原本是个好好的正经人却硬生生地受haru桑影响变成了不正经腹黑的设定

•依旧是朱利厨,这不能让,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写出来。至于朱队的篇章嘛,那肯定是有的,不过既然是朱利厨就必须在队长篇大下功夫对不对?

•haru桑是变态,haru桑变态

 

 

 

 

  “哟,圣诞快乐~队长同志唷~请收下这套满怀我心意的圣诞礼物~”

  突然被人从后面搭上肩膀,我已经对这个行为有了足够的认知,会对我毫不在意如此作为并这样叫我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那么我就满怀谢意地收下了,然后呢?你有什么事吗?晴臣师父。”

  虽然这么说有些寡廉鲜耻的意味,但不能否认真壁晴臣在“那个方面”的确比自己懂得要多。也并不是说就非要像个下半身动物一样去死死钻研女性的那些细节,但跟着晴臣总是能有眼福可饱,光从欣赏角度来说跟着晴臣出任务其实也不错。

  而开始叫他师父就是从上一次带了华音去进行“胸部”研究,也算是完全放弃了心中那点矜持吧……

  对于自己的糟糕变化我完全是持let it go态度,反正有个共犯就这么让它去吧让它去吧,至少自己是不会肯定这是一种鸵鸟心态的。

  自那以来因为各种其他任务的关系已经好久都没见过这位师父了,今天他主动来找自己莫非是又有了新的探究内容了?

  “现在有空吗?稍微找你有点事儿啊,拜托了!非你不可啊!”

  看这模样,恐怕是这次的模特儿出了个自己不一起来的话就不去的条件吧。

  “可以啊,正好我最近也想去找找师父来着。”闹心事真的太多,找晴臣就算一时也好,放松一下心情吧。

  “哦,那可真是太凑巧了,那么事不宜迟……”

  “等等师父,你还没告诉我这次的研究对象是谁呢,还有研究内容。”

  “啊……说起来是呢,不过那女孩现在还没到,不过我可以先告诉你主题哦~”

  说着真壁晴臣松开手臂两步走到我面前,单手摸着下巴眼神贼兮兮地低声到:

  “这次的研究主题是,腰啊!”

  “嗯?”对于晴臣来说还真是个意外的没爆点的部位啊,我心底这么想。

  然而就好像是看穿了我的这种心态一般,晴臣伸出一根食指左右摇晃了几下,然后得意地解说道:

  “年轻人,小看了腰可不行啊!你要知道腰可是人体的黄金分割点,而且腰可是最考毅力的部分啊!肚子上的肉可是非常容易囤积的,有一把好腰甚至可以代表了人的性格,啊!事到如今才注意到腰的好处我也是有罪啊!”

  “哦……”这反应怎么比胸部那次还夸张,不过……腰吗?嘛不管怎么说这次一定也能饱个眼福是确定的了。

  “那么我们就走吧!向着我们神圣探究的彼岸!”

  “别让人家发现了你可就要去人生的彼岸了。”

  “什么啊,你不也是吗?”

  “我会在那个瞬间丢下师父当垫背的然后撤退。”

  “呜啊你小子意外的很腹黑啊,这个小鬼!”

  “啊!晴臣师父不要弄我头发!”

 

  就在第二天,一进大厅就看见晴臣正和一名扎着麻花辫的女性坐在窗台前闲聊着什么,纯正的亚麻色头发让我确定她肯定不是极东的人,也就是说……晴臣师父,你的搭讪技能还是一如既往地彪悍啊。

  “哦,来了来了,队长同志~这边~”

  晴臣一抬头就发现了我的存在,他向我招了招手,一旁的女性也转过身来,我不禁挑了挑眉毛,浅灰色的双眼,含蓄的表情,脸上还架了一副黑色的全框眼镜,不愧是师父的品味,这位小姐的脸也属于“美人”的级别啊。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瑞典支部的多萝西·乌斯霍,多萝西,这位就是我给你提到过的Blood部队的队长同志。”

  “啊呀,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没有被晴臣这个大混蛋给一口吞掉吧?”

  和外表不同说话很开放啊这位小姐,我这么想着对她伸出了手:“您好,我是现在担任Blood队长一职的萤·特劳利,感谢你这次的帮助。”

  “呵呵,我是瑞典第二部队的狙击手多萝西,这次听晴臣说可以看到很稀奇的东西所以才专门留了下来,现在看来果然不会让我空手而回呢。”

  多萝西的笑容十分温和,但不知为何老给人一种若有所图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我没来得及去想更多,晴臣就强势地插了进来:

  “好啦好啦两位,今天的任务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那个抢钱三人组手上弄过来的,再不快点出发可就看不到那家伙了哦。还有,出发前还得请你们俩半点事儿啊~”

  叮咚一声,我觉得脑子里的“晴臣警报器”响了起来,这个人,绝对又在想些不好的事。

  “我不是才送了你们两位圣诞礼物吗?怎么说也是我争取到的任务,为了这么辛苦的我也该穿来让我看看吧?”

  “……”我顿时觉得晴臣搭在我肩上的手非常的欠揍,可以的话我想马上飞他上天赏他一个全套的飞舞斩击等级四,但在看到身为女性的多萝西居然都只是笑了笑就真的走去更衣后,我也只能默默地看了晴臣一眼。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晴臣师父。”

  “嗯?”

  “你真是个人渣啊。”

  这句话,在我前一天拆开了他送我的那个包裹后就一直在我心里回荡了好久好久。这套衣服我认识,我在装备合成的栏目里见过,名字是狂野圣诞老人套装,听说是必须要得到了相当特殊的道具后才能换得的,好吧我肯定他的诚意,只不过这表现方式……

  而且最让我有些无法接受的是,这衣服虽然看起来有点过分,实际上很多在辅助方面恐怕真的比芬里尔研究部设计的衣服要出色的多,至少我花大钱去定制的那些高级服装还真的就没有哪一套是这种触感,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啊……

  就在我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同时,我已经回到了大厅出击门前,讲真,一点都不意外。

  多萝西的服装和我很像,都是红色的毛领外套加黑色的紧身衣,只是和她的不同,我的是长外套,她的则是短的,这样一看就彻底能理解为什么晴臣师父要请她来了。她那被黑色布料包裹住的腰身看起来相当悦目,女性的身体真的很能让男性产生愉悦啊。

  不过……多萝西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我都要穿成这样?还是说这是个幌子吗?用来说服她的?虽然这么说有点无礼,不过我真的觉得会接受晴臣的搭讪的女性应该不会需要这种东西吧……

  “就等你了队长同志,我看看,嗯~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效果拔群啊。”他说着,眼神还不停地在我和多萝西之间打转,拜托你要看就看多萝西小姐啊看我干嘛我知道我穿起来很奇怪。因为实在有些郁闷,我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往出击门走了过去。

  铁门关闭的同时我好像听见了他们两人提到我的名字,但我认为那是我的的错觉。

  晴臣给我们争取到的任务是对一只维纳斯的讨伐,这只维纳斯和上次我遇上的那只不同,皮肤颜色更偏深紫一点,头发却是淡青色的,听说维纳斯是沙利叶经过反复捕食后的结果,看来这只是沙利叶堕天种的衍生?

  算是明白为什么刚刚出击的时候会被俊瞪了,这可是大猎物啊,大到恐怕我们三个都不一定能把这家伙吃下来的程度。

  然而我错了,看似文静的多萝西小姐一旦拉开距离后的枪击技术那叫一个准,我记忆里也就雪儿和亚莉莎能和她持平,啊,但是我认为她应该不及朱利乌斯,真的,我真的不觉得朱利乌斯会输给她。

  而且多萝西不知为什么好像特别致力于把这只维纳斯的人像部分打哭,难道说这就是女人的嫉妒心?呜哇女人真是种可怕的生物,不过也多亏了她的莫名黑化,我也多出了些余力来观察她,比如她在靠地形躲闪移动时,她的腰肢明显就体现出了不同于站立时的韧性以及坚定性,要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能力在剧烈运动时还能保持狙击枪的准头不晃的。

  啧,师父的眼神真是越来越毒辣了,多谢款待。(合十)

  这只维纳斯堕天(应该可以这么叫)的胶状体几乎是迅速地就被破坏了个彻底,在她(这么称呼是不是太看得起它了)倒地的瞬间我马上举起剑冲了上去,一直禁戒着它的远程攻击而不敢轻易靠近都快憋死我了。

  我高高跃起,对着它的腿部一道斩击后踏着它的身体飞起,在空中的空翻让我能够清楚看见它脆弱的背部,维纳斯庞大的身体对我来说反而是个优势,这样我至少可以保持相当一段时间攻击它背上的弱点。我觉得我应该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总之现在我很兴奋,要知道远距离观察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让我好等,那么,我开动了!

  “Blood Rage,发动。”

 

  在我尽情的一阵肆虐后,下身可怖的美人惨叫着扑倒在地,我把神机从她的身体里拔出,然后好好地舒展了一下身体——啊啊,飞得够尽兴,多萝西小姐的辅助弹也真是及时啊。带着相当的感激之情望向不远处的两人,却发现晴臣和多萝西又站到了一起在小声地说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我莫名有些急躁:

  “晴臣师父——你要是再这样下去那边的凯特姐会让你跪搓衣板的哦。”

  我这么喊着从维纳斯又被我“咬”了一口的尸体上跳下,往两人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看见朝我这边转过来的晴臣师父一下子变了脸色,同时感觉到的还有全身细胞的活性化,以及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气息。

  怎么会……它没死?!来不及了!

  我想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身把武器往身后架,然而毫无心理准备时细胞的瞬间爆发,又是在一场恶战之后,让我的动作全部都慢了一步,全身的温度都在一瞬间褪去,我可以听见气流的声音,接着一颗子弹破空撞在我斜上方的异形肢体上爆发,然后是整个人陷进一层温暖的触觉。

  最后视野中上演的,是金色的大剑削掉了面前异肢的画面。

  我这时才总算得以抬起了自己的神机,就着爆裂模式的力量,直接将手中的剑投向了维纳斯人像的头部。

  这下它是真的彻底不动了。

  我注意到了自己正在急促地喘着气,刚才的大意差点就让我变成倒下的那个,这落差不论经历多少次都不可能让人适应,全身脱力,要是没有周身的这层温度支撑着我的话我一定会马上跪倒在地吧。

  嗯?等等,温度?

  我后知后觉地抬头,果不其然地看见了金银两色的发饰和耳环,以及比它们都要闪闪发光的诸金色瞳孔:

  “没事吧?看样子被吓得不轻嘛,果然还是年轻人啊,怎样?要是站不起来的话就这么把你公主抱回去也是可以的哦~”

  我没有马上回嘴,只是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

  “———”

  “嗯?怎么了?因为太害怕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只是刚才气息没控制好而已,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又一次正视他的脸,一字一句地重复:

  “不、要、脸。”

  不得不说我在看到他呆滞掉的表情后心里顿时爆开了几个胜利的烟花,然后我听见了这次同行的女性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呵,晴臣,你这不是暴露了吗?不过也好,所以呢?能告诉我结果了吗?”

  “嗯——有点难以取舍啊。”

  暴露?暴露给谁?我?等等,不该是他的探索目的会暴露给多萝西小姐吗?怎么变成被蒙的人是我了?几个疑问浮现在脑中的同时,我感觉到了不对劲。

  等等晴臣师父,你的手在干什么?你捏的可是我的腰而不是多萝西小姐的你捏得那么起劲干嘛?

  那只大手就像是确认什么一般在我的腰上捏了几下,还相当细致地摸了几下,这件衣服的质地很特别,就像皮肤直接被碰触了一样,我因为觉得有些痒所以扭动了几下,结果却听到了他有些夸张的叹息声。

  多萝西小姐的笑声多了份无奈:“我说晴臣,你再这样下去可就是性骚扰未成年人了哦。”

  哈?性骚扰?我吗?

  “别说那么冷漠的话嘛,我这也是在认真评价啊,不过多萝西,虽然很不好意思可我还是要说——”

  用十分遗憾的语气这么回答的晴臣突然一只手揽住我的腰往他怀里带,我不得不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这动作真的太奇怪了,我想要离开,然后就听见他坚定地说道:

  “我的话,果然还是想选这边的腰啊!这种弹力十足不会过硬又不会太软的触感,简直就像是平日里就在我身边我却根本没有注意到的藏宝箱啊!”

  啊?这货他刚才说啥?

  我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有些转不过来,这边的腰?评价,结果,和多萝西小姐一样构造的衣服,还有两个人好像一开始就串通了些什么的样子……

  “你们……合伙来坑我?”

  对于我的提问,多萝西小姐只是笑得更灿烂了一些:“啊啦,我只是听晴臣说他想做些关于腰部的研究,已经找到了极佳的男性模特儿了所以让我一起来看看呢。”

  一听,我马上回头望向晴臣,发现他正对我笑得没心没肺的,我握紧了拳,刚才真的不该把神机丢出去的,谁能给我一把神机我现在就想赏这个人一套啊不几连套的飞舞斩击。

  “不过,一开始我还不信呢,没想到队长君你看起来挺可爱的,战斗起来却是个野性派啊,刚才近身战的时候真是让我饱了个眼福呢,多谢款待,要是输给你的话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哦。”

  耳朵里听着多萝西的笑声,我几乎确认了这位小姐根本就是个女版晴臣的事实。

  “……”不爽。

  “嗷呜!”我动用起最后那点爆裂模式的力气狠狠地给了抱住自己的人一个肘击,让他松开我后我走到了多萝西小姐身边看着他:

  “师父,麻烦你帮我把我的神机拿回来吧。”

  “诶诶?明明是你自己丢……”

  “帮我拿回来就再让你摸哦。”

  对于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我,晴臣先是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我一眼,在看到我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后马上装模作样地对我抛了个媚眼:

  “哦~没问题,这种条件的话不论多少我都接受哦my sweet honey~”

  看着他马上跑去那具尸体旁,我抬头望向多萝西小姐,她的表情满是意外,而我只是对她友好地笑了笑,她马上就若有所思地看向了跑远的晴臣,然后瞄了我一眼:

  “遇上你这种人,晴臣也真是倒霉呢。”

  “是吗?我倒觉得我会变成这样很大程度是多亏了他呢。”

  “嗯,那也不错。”

  我又抬头去往她,没听懂她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但很明显她并不打算给我解释,我也就没有继续计较,而是看着往回走的“同伴”,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评论(5)
热度(15)
  1. 邪爻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推广!即便是冷cp,请不要放弃对cp的爱!抱抱夜羽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