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11·1】无所事事的魔王与单纯的勇者

•杰埼,架空,多方融合设定,画风有突变

•一开始只是想cross一下overlord(因为都是一群自认为非常碉堡的逗比在真·满级主角面前跳站啊,诶?这算不算卖安利?)老师替换安子坐镇纳萨里克大坟墓(然而并没有雅尔贝德等一众的高等NPC也没有不死者这样的设定<虽然我很喜欢他们尤其是迪米大忠犬和中二潘多拉>只有一个空空的大殿和在里面基本没事可干的老师),因为觉得被发现了很麻烦于是自己搬了一片树林把家埋起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也就是本文的前提剧情了

•结果发现设定完善起来简直要命,于是融合了本来只是当成标题的魔王勇者设定,再加上昨天简直想破罐破摔赶紧收尾,干脆融合沙耶之歌搅成一锅黑水摔了了事

•总之是极富个人趣味又不怎么满意的作品,初手是这样的东西我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杰诺斯对不起全社会

•如要是这样也能接受的话 ↓







  很久很久以前,在华丽的城堡里有一个魔王,为了讨伐魔王,国王从世界各地召集了各式各样的勇者。

 

*

  “那么,任务登记就到此结束,祝您好运,山铜级冒险者,杰诺斯阁下。”

  “谢谢。”

  对彬彬有礼的接待小姐同样回以礼貌的青年,好吧,他的外貌恐怕属于还在往成年人的方向前进的暧昧时期,总之那比起大量靠着肌肉吃饭的低阶冒险者们要清秀得多,却也的确创下过更多伟绩的身躯也是他的标志之一。

  他是冒险者协会里公认未来的英雄领域者,人称魔鬼改造人——杰诺斯。

  这名冒险者对力量的追求某种意义上让很多冒险者都颇为侧目,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胆量将自己的身体基本全部换成魔法产物,更何况这种技术本身就非常珍贵,在魔法造物方面的杰出才能好像就是他的天生异能,而他的师父还是大陆数一数二的魔药大师库斯诺。

  只是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山铜级冒险者如此执着于力量还不愿接受任何国家橄榄枝的原因,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打算打听。

  唯一知道的是,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而那对他来说相当重要,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没有特定的小队,在众多冒险者小队中独身一人是十分另类也很危险的。

  就像现在,已经点燃了全身上下所有魔法回路的杰诺斯明显地感到了过热带来的眩晕,加在身上的状态魔法基本上形同虚无,要是能有一个牧师给个状态都好……

  只可惜,杰诺斯是此时此地唯一一个还能保持清醒的……入侵者。

  他此次的任务是探索一片未知的陵墓遗迹,是来自王国的大型任务,除了一至两对的山铜级以上冒险者队伍的要求外,被作为主力招集而来的则是大量的黑工,比起冒险者更注重规则性低的黑工也就是指,多半有些不能言明的企图在内,还有就是……遗迹的危险度吧。

  不过,和风险相对的,报酬一定也足够高昂吧。从未被发现过的上古遗迹,一定可以找到一些珍贵的魔法物品吧。杰诺斯这么想着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放着等同于他心脏的能源球-然后接下了柜台小姐推荐给他的大型任务。

  他才19岁,成为精钢级是迟早的事,不过为了踏入英雄领域,早一点总是好的。

  然而结果却是现在……杰诺斯认为此时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面前的存在拥有人的外形,但他只是站在那里一个眼神就已经压垮了此行过半的黑工,自己就算是让全身的魔法回路超负荷运转也只能勉强保持清醒,这让他更加无法接受:

  即使是暂时性的爆发,现在的他也是个名副其实的精钢级,可即便如此仍没有任何差异的这种压迫感,只有一种解释——从山铜到精钢的跨越,对于自己和这个人之间的差距来说根本不足挂齿,那原本对99%的人类来说都如同天堑的鸿沟,在这个人面前是如此的让人发笑。

  “哈……所以都说了你们能不能不要随便跑进别人家里来啊很失礼的吧。”那个人明显有些生气,但他似乎有在控制下手分寸好不伤人性命,要是真出了人命只能怪那个人自身实力的程度,毕竟在看到还清醒着的自己时,他也只是变了一下脸色(靠微观魔法看出来的,多么高傲的人啊!)就打算离开这个被他们这些人入侵的大殿。

  所以说这个他们以为是遗迹最深处的地方其实只是连进了贼都可以不管的闲置区域吗?!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强大,为什么这种地方从未被人发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恰当的求知欲让杰诺斯超越了人类意识的本能,他可以听清自己颤抖不已的声音,但他不觉得羞愧:

  “请等等!请!请告诉我您尊姓大名!不!请收我为徒!”

  就在刚才,他发动微观魔法的同时,他也发动了HPMP的观测魔法,那结果让他一无反顾的说出了这句话,不是他不尊敬库斯诺,而是这个人的存在太过逆天,不,他甚至不能被称作是人了。

  在那用于衡量的彩色光芒溢满整只魔法眼的瞬间,杰诺斯就已经放下了一切矜持。

  那个人的身形一顿,像是叹了一口气一般回过头来:“我?我叫埼玉,先说好我可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不过你要是想来这里练习的话我不会阻止你哦。”

  那个表情,杰诺斯他无法用名词来定义,像是悲伤、像是无奈,总之是个复杂的表情,而且那也是事后再想起时的认知了,现在这个瞬间的杰诺斯心里只有止不住的喜悦:

  “是!我是杰诺斯!请多指教!埼玉老师!”

  “比起那个,这群人要是还没死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先把他们搬出去?你们都不知道擅闯民宅是犯罪的吗?”

  “十分抱歉!这些人我会清理干净的!”

 

*

  勇者和魔王成为了朋友,时常偷偷地去人们敬而远之的城堡里看望魔王。

 

*

  教国和王国边境出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遗迹的传言很快扩散到了整个大陆,探索归来的只有不到一半的黑工以及几位冒险者,这不止让“失落遗迹”周边的森林都变成了危险区域,也刺激了不少的冒险者,特别是杰诺斯,他好像因为受到打击而踏上了修行之旅,库斯诺大师表示至少爱徒不会一个劲儿往魔法造物研究里钻了,作为长辈来说他很欣慰。

  然而,话题中心的杰诺斯,此时正在失落遗迹的最深处进行他所热衷的“修行”。

  “老师!今天开始就要打扰您了!”

  “卧槽你还真的来了啊!”

  “是!请老师务必当我的观察对象,以后家务都请交给我,我会好好努力的!”

  “……你会做饭吗?”

 

  “老师!请和我切磋!”

  “会死的哦。”

  “没事我带了有更换零件。”

  “你再对自己好一点啊。”

 

  “老师!我刚刚赶走了一批打算来盗墓的黑工,您要去确认一下有没有东西遗失吗?”

  “都说了没必要啦……第一层而已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呗……”

  “这怎么行!这个地下坟墓就是老师的宅院,要是失窃了的话就是身为弟子的我的过失。”

  “我说你怎么老在奇怪的地方自责啊……”

 

  “老师一直都一个人呆在这里吗?”

  “是啊。”

  “老师不会觉得无聊吗?”

  “啊——比起无聊更不想出去啊。”

  “我知道了,那么就让我给老师讲些外面的事情吧。”

 

  “老师,我回来了。”

  “……”

  “老师?……睡着了啊。”

  “……”

  “一点防备也没有呢,现在袭击老师的话能成功吗?”

  “……啧。”

  “还是算了吧,老师会着凉的。”

 

  “老师。”

  “老师~”

  “老师!”

  “老师……”

 

  “呐,杰诺斯。”

  “是!”

  “带我上去看看吧?”

  “啊……是!我很乐意!”

 

*

  被勇者的故事所吸引的魔王产生了对世界的向往,它拜托勇者带它去看看这个世界,勇者很高兴,他甚至忘记了,魔王是不可以离开的城堡的。

 

  “老师?您怎么……”

  杰诺斯的提问还没说完,探知魔法就发现了几道向他而来的杀气,几个人从一旁的草丛中一跃而出,杰诺斯一看就扫了兴——是精钢级队伍《背心联盟》手下的低阶冒险者,其中有一个叫黑洞背心的和他一样是山铜级。

  虽说背心尊者本人品行不错,可他之下的小弟们真的是有些鱼龙混杂,之前好像因为某些事情招了他们的不愉快,现在是来报复的?还是说就这么不巧他们的目的是失落遗迹?

  无论是哪种,都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让杰诺斯把眼前几个人烧却了事。

  “十分抱歉老师,我现在就……”

  “啪。”

  这是一个从听觉观念上来讲有些滑稽的声音,可要是看到了这个声音的发出画面就会像杰诺斯现在这样,除了瞪大眼睛张开嘴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那瞬间他只感觉到了一阵风,然后就像用橡皮擦擦掉了眼前画面的一部分一样,包括黑洞背心在内的几个人只剩下了擦拭轨道外的身体残片,那个声音就是在这一瞬间发出的,所有人都还保持着那小人模样的脸孔就没了生命迹象,而杰诺斯朝那阵风的来源望去,看见了十分随意地伸着拳头的埼玉。虽然知道这位很强,可……不,这才是理所应当的吧。

  “老……”

  然而这次杰诺斯又没能说完,虽然他的声音太僵硬也是因素之一,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接下来埼玉的反应。

  埼玉那张死鱼脸十分突兀地僵硬了起来,他突然开始四下张望,然后发出了杰诺斯从未自他口中听到过的动摇的声音:“杰诺斯?你在哪儿?”

  诶?

  “呐,杰诺斯,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快出来啊……呐。”

  埼玉的声音听起来有种强行打趣的脆弱感,好像是有什么马上就会崩溃一般,杰诺斯想要马上出声回应,可没想到这种崩坏来得比他想象还快——就在下一瞬间。

  “杰诺斯!!!”

  埼玉抱住头咆哮起来,地面自他脚下开始龟裂,整个森林的大地都开始摇晃,杰诺斯这才严重意识到埼玉的状态有问题,老师不会希望这样的,他是个那么温柔的人,必须阻止他。

  “老师!老师!”杰诺斯这么叫着想要靠近风暴中心的人,他将自己的机能发挥到了最大,并不顾一切地大喊着:

  “老师!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啊!”1cm,又1cm,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接近埼玉的杰诺斯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身体在一点点地分崩离析,又或许是他顾不上去在意,他现在只想马上赶到眼前那个人身边,所以就算手臂断掉了、双腿破破烂烂了、胴体被消磨连能源球都露出来了,他还是没有停下。

  最敬爱的老师,最憧憬的强大之人,终于,就在他的眼前……

  “老……”

  第三次,杰诺斯依旧没能把话说完,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了,因为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能源球被一个十分强大的力量击中了,下一个瞬间就会粉碎的程度,在那个瞬间到来之前,他感觉到的一切都变的缓慢,所以他才能看见,埼玉看他的眼神没有半点温度,只有隐忍了许久的愠怒:

  “不要,挡我的路。”

  啊啊,是吗?您已经……认不出我了呀。

  闪光的爆发后,杰诺斯还剩下留在脑部的一点点魔力保持着意识,他只是想要确定而已,所以在听到了一片焦土的视野中依旧传来渐远的“杰诺斯,我说杰诺斯啊……”的声音时,他没有慌张,因为他连这种程度的反应都不足以做出了。

  渐渐失去了光芒的魔法人造人脑袋的最后,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我在这里,就在这里啊,老师……

  老师……

  先生……

  センセイ…

  セ…

 

*

  为什么强大的魔王不去征服世界而是乖乖地呆在城堡里呢?无所事事的魔王会不会是只能呆在城堡里呢?那么把这样的魔王带出城堡会发生什么事呢?

  魔王看到的世界和勇者描述的一切大不相同,丑陋的大地污秽的天空,连所有人类在他看来都是丑陋的怪物模样。

  而同时,魔王眼里也失去了勇者的踪迹。

  心急的魔王为了找到勇者而毁掉了许多东西,人类、森林、大地、城镇、国家。

  然后有一天魔王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城堡与众不同,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毁掉了很多勇者曾给他描绘的美丽的东西,还意识到。

  已经,不可能再与勇者相见了。

  然后,悲伤的魔王毁掉了世界。



一看评论才突然发现果然没有体现出来啊啊啊——老师是原著世界里看着杰诺斯报废,换言之就是已经失去了杰诺斯一次的穿越老师,安子是穿的我怎么可能不让老师穿呢。结果好像没人看出来的样子果然我这回这写的很搓啊啊啊啊啊(崩溃

真的没写过如此让自己不满意的东西……明天的是10月新番高达铁血孤儿的三日月推广,cp大概是all三日有倾向,主奥尔三日吧,那个我还有信心一点,总之这次真的对不起(所以说写文不能呆着目的写啊真的

评论(7)
热度(59)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