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融合番】如果游里很小就会做任务了·2

•我相信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后续,这次只是赛瑞娜场合,比之前那篇短很多先别期待,甘番是大前提,但是并没有出境

•不要问我为什么跳反的游矢变成了决斗狂

 

 

03:熟悉又陌生的越狱犯小姐

  这是发生在游矢被游里带回融合次元一周左右的小小插曲。

  定位为“游里的玩具”的游矢今天也除了在游里和丹尼斯的宿舍里看电视以外基本上就没什么可做的了,因为游里不允许他外出,他自己也对这陌生的世界有些畏惧,何况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变强,得加油才行。

  可话虽这么说,特训对象的丹尼斯这几天不在,留下来的录像带虽然也很有研究价值,但总归还是会觉得无聊。

  啊——好想决斗。

  而此时及时解救了已经快和床铺合为一体的游矢的,却是一个不速之客。

  “啪嚓!”

  刺耳的,玻璃碎裂的声音,游矢马上就紧张了起来,声音来自一楼玄关,窗户被打破了?入侵者?

  住宅原主的两人都不在的这个情况下,作为这个家的关联者自己有义务在游里和丹尼斯都不在的时候守好家门,那什么……番犬(看门犬)?啊,不对,从自己的定位上来说应该是番形吧?(番人形→看门人偶)

  总之先想着下楼看看的游矢才刚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了楼下客厅里躲在沙发后的人。

  是个女生,但是最重要的是那张脸。

  “柚子?!”

  看到那张属于青梅竹马的脸,游矢的心出现了这一周来最为强烈的波动,他一边喊着一边跑下了楼,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也被带过来了吗?想问的问题像小山一样,但游矢一个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视野中少女就冲了过来,然后卡住他的脖子把他拖进了暗处。

  接着少女发出了让游矢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你是这里的住民吗?不想受伤的话就给我安静点。”

  你在说什么,是我啊,游矢啊!本来的话他应该如此脱口而出的,但十分不可思议的,游矢并没有慌张,反而思考无比清晰,啊啊,是这样啊,这个人并不是柚子,而是柚子的妖精,就像游里和自己一样。

  游矢开始发现了一点变化,啊,真的和游里说的一样,要是不去想太多的话,脑子就会清晰起来,要是着急了的话本来赢得了的战斗也赢不了了。

  不要考虑太多,不要考虑太多……

  再说突入的少女见被自己挟持的少年没了动静,心里便感到了些违和感:“喂,别有什么小算盘,到时候可就不是痛一下能了事的了。”总之先恐吓一下,看他刚才那个样子,恐怕是个胆小……

  “你在被人追吗?”

  “哈?”

  “被找到了你会困扰吗?”

  “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奇妙的话,老实地闭上嘴。”

  “这样下去看到窗户碎掉的人肯定会进来查看的,那样对你也不好吧?”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会让你去通知那些家伙吗!别以为我那么好忽悠!”

  “我不会的。”

  游矢想要尽力去看身后胁迫者的眼睛,可是体位的阻碍让他只能途中放弃,不过他看不见并不代表他身后的少女不能,少女所见的正是他那双眼睛,纯净的,不含半点恶意的,温暖的红色,这种毫无防备的友善眼神在少女有记忆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

  十分神奇。

  但少女的理智让她还是保持了动作,她只是稍微放松了一下手上的力气好让少年不会那么痛苦,然后低声道:

  “不行,我还砸了其他几家的窗户,就算他们要查也会先查那几家,你只要什么都不做等那帮家伙离开就好。”

  “可是……”

  “嘘,安静。”

  少女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游矢便听到了屋外传来的声音:

  “看啊,这里又有几家被砸了的。”

  “喂喂不是吧,这里不是游里大人的住宅吗!”

  “不过游里大人最近在进行任务吧?和他搭档的丹尼斯也还在训练机构。”

  “要进去看看吗?”

  “住手,那位大人喜怒无常你不知道吗?”

  “切,不就是个小鬼吗,还那么神气。”

  “喂……”

  “不是吗?我连他在教育机构里的记录都没看过,而且他还莫名的和教授走的很近,还一来就和学年第一组了搭档,说不定……”

  “别这样,有些话不能随便说啊。”

  “反正谁都听不见不是吗?”

  少女听着追兵们的话语,暗自鄙视了一下外面那侃侃而谈的人:没骨气的家伙,就因为这样你们才只能当个奥贝利克斯的杂鱼啊。不过……这里是谁的房子?游里?难道说这个小子……

  就在这时,少女发现了异样,自己手中的少年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不,他在发抖,这个反应……不像是害怕,他是……在生气?

  “逃狱犯小姐……”

  少年突然出了声,可方才还十分轻盈的可爱声音,此时却低沉冰冷的厉害,差点让少女一紧张就再次掐紧少年的脖子,然后她听见少年这么说道:

  “请放开我。”

  “你……”

  “请放心,我不会加害于你的,只是外面那些人,他们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请让我出去。”

  “……”

  少女觉得自己肯定是中了邪,才会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想要放开手中的男孩,但她最后还是忍住了,好好圈紧少年的身体后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揉了揉少年那像是气得飞起的头发:

  “你去了想怎样?”

  “让他们道歉。”

  “你有那个力量吗?”

  “……”

  “……”

  嗯?嗯?这时候该沉默吗?这小子难道不是游里吗?还是说真的……就是这么一个思考的空隙,一向突兀的少年在一个深呼吸后又说出了同样突兀的话:

  “谢谢你,逃狱犯小姐,我已经冷静下来了。”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你是不是都忘了你还被我挟持着啊?还有……

  “不是逃狱犯也不是柚子,我是赛瑞娜。”

  这话一出口赛瑞娜就后悔了,我真是个笨蛋没事跟这家伙自我介绍个鬼啊,要是被他记住名字了的话以后逃跑不就更麻烦了吗!

  “这样啊,那赛瑞娜,你还是放开我吧,没关系,我不会让你被他们抓走的。”

  少年像是示意一般拍了拍自己的手臂,说实话这动作让赛瑞娜有一种被小看的感觉,于情于理她都不该听话的,可实际上,她还是慢慢松开了手:

  “别忘了,我随时都可以从后面给你一下的。”

  “嗯!赛瑞娜就在这里等我吧~”不不不你完全没听懂刚才那句话的意义吧,不过……

  或许,只是无意识的,想要试着去相信那双从未见过的漂亮眼睛吧,就像此刻露出笑意的这个眼神一样。

  游矢站起身来走到门前,四下张望一会儿后还是决定把打在沙发上的披风戴上,现在身上穿的是游里的衬衫,嗯,应该没问题了吧,然后……游里每次说话都像是在戏弄人,眼睛总像是睁不开一样半虚着,哦对了,还有笑容。

  于是躲在暗处的赛瑞娜就见证了如此惊异的一幕,少年被笼罩在月光中一点一点的改变着脸上的表情,她觉得,那就像是一只太阳的精灵,在夜晚中逐渐蜕变成了月光的妖精一般。

  随后妖精从她的视线中离去,她只能听见方才那个可爱的音色,变得低沉而委婉,有着一种危险的魅力:

  “你们,好像在说些什么有趣的事啊。”

  “什?!游,游里大人?!您,您怎么会……”

  “哦呀,你们在惊讶个什么呢,这里是我家,我在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倒是刚才……”

  “这个……十,十分抱歉!”

  “嗯~?那么你们说的是什么呢?我现在只知道我家的玻璃被砸了,而你们又堵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真是……”

  啊,这个时候就该用那句来决胜负吧。游矢这么想着,把脸上的笑容拉的明显了一些,说道:

  “碍眼的不行啊。邪魔なんたいよ”

  这世界上真是充满了欺诈啊,这是赛瑞娜在看着用几句话就把军团的追击者们吓跑了的少年回来后一秒摊倒在沙发上紧张得站不住脚的狼狈模样的时候,内心最直接的想法。

  “哈……还好成功了,你看,我没有骗你吧?”

  “你……是什么人啊。”

  “诶?啊啊,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游矢,呐呐赛瑞娜,你很厉害吗?”

  “什……你怀疑我的实力?”

  “才没有!我现在好无聊啊,赛瑞娜陪我决斗好不好?”

  “哼,输了你可别哭哦!”

  至于两个孩子一决斗就不知天南地北直到临时任务结束的丹尼斯一回家发现破掉的窗玻璃马上冲进家门就看见穿着游里套装的游矢正在和通缉少女战个痛时,丹尼斯表示,啊,我家天使为什么魅力就是那么大……

  赛瑞娜被抓回去是自然的,不过那之后的少女出逃率以及归还率同时增加了的问题,教授表示:let it go

  所以这世界到底怎么了?!——by 尚未脱离正常人范围的丹尼斯·麦克菲德,12岁。


评论(5)
热度(57)
  1. 暗玥公主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