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融合番】如果游里很小就会做任务了

•咳咳,所以说这又是我的摸鱼(摸你妹啊目顷后都拖了快两个月了你也僵尸了两个月了好吗?!)可是没办法,学籍危机了(自己作的死

•突然还魂的理由是我郁闷了,其实吧……摸鱼的这两个月我去补JOJO去了(学籍…我需要转移注意力),JOJO↓,西——————撒——————,花——————京——————院——————,呵呵,布——————姐——————,荒木老妖精你还我前六部的大家啊啊啊啊!!!!徐——————伦——————!!茸——————总——————!!仗——————助——————!!乔瑟夫——————————!!!Q太郎————————————————!!!!!(啊,屌爷和大乔已经去天堂结婚了所以我一点也不心痛,一点也不[原子笔戳胸口中]

•已经几周都没见到游里了我不开心,听说这几周番茄被坑惨了我不开心

•虽然标签是甘番但我居然没让游里鬼畜起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对自己

•总之因为各种原因(二三次元皆有)受到了成吨伤害的我决定自甜一下,不过这真的算甜吗……

•一直都想试着写一次看看啊,关于跳反后的日常

•所以说番茄你不要再管那帮熊孩子了真的我宁愿你跳反融合啊!!

•于是这篇诞生了~各种私设有~各种捏造有~看看笑笑就好~不要太计较~

•番茄是被大家爱着的!或许有些地方傻白无厘头了点但是因为我的神之手的关系大家都是很爱番茄的(好像把丹尼斯弄成番茄甘蓝控了对不起)!至少在这里我不要虐他啊啊啊啊!!!!!!OCC?让它OCC去吧!(抓狂)

 

 

 

 

00:河边的妖精先生

  游里的第一次跨次元任务是在7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才刚刚成为一名出色的决斗者不久,被教授予以期待的他被安排到其他次元去涨涨见识,当时对次元的侵略还远未开始,相比起来反而是同调次元的环境比较有历练性一点,已经学会实力至上主义的游里一个不小心就在那里多呆了数日。

  然后等到了最后一站的基础次元时,预定的返回时间已经只剩下一天都不到了,但游里并不觉得可惜,就随便转转权当个消遣等到自动遣返程序开启吧。

  穿越过来的入口是河边的大桥下,虽然说入口还无法固定,但是还是能大致把握为周围10米范围无人的隐蔽地点,所以当游里发现一踏出次元门的正前方就坐了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时他第一个想法是:回去之后得请技术部喝茶了。

  幸运的是,蹲在河边的少年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而且四下好像除了他也就没有其他人了,并不想招惹什么麻烦的游里正打算默默离开,结果次元门关闭的漏电音和“咪嗡”的音效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少年的注意力。

  看来还得请他们吃点心,用决斗。

  就在游里小小的的脑袋里飞速盘算着要怎么解决这只小小的目击证人时,少年回过头来的那张脸庞让他的脑内马达瞬间当机。

  一样的,和自己一样的脸。

  当然那也仅局限于脸,少年的发色表情都与自己大相径庭,少年拥有一头番茄配色一样的红绿短发,小小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珠,充分说明了他刚刚蹲在河边是在干什么。

  少年好像还在因为不可思议而发愣,游里一时也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名莫名和自己撞脸的少年人道毁灭(写作灭口),其实他是很想直接把这个少年卡片回去研究研究的,但很可惜好像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你……你是谁?”少年终于回过神来,然后一个劲儿地向后退,好像完全没想到后面就是河流,眼看就要掉下去,游里才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少年的衣服,然后这么想到:

  反正都是在基础次元生活的悠哉小鬼,随便骗骗他就会信了吧。

  于是把红色的少年丢在岸边,游里将脸凑近说道:

  “我是妖精哦,你看,我们长得很像吧?”

  “啊……”因为恐惧而摇晃的红色瞳孔慢慢平复了下来,小小的手掌摸了摸游里的脸,两张一模一样的容貌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最后少年终于平静,然后呆呆地问道:“妖精先生,你是来干什么的呢?”

  游里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总之就是想和这个奇妙的少年聊会儿天打发时间:“嗯——我是来笑你的。”

  “诶?”

  “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太难看了,有什么那么可怕让你哭成这样吗?”

  “我……决斗……老是赢不了……大家……都不和我玩……”少年好像是想起了某些不大好的回忆,眼看着就又要掉下泪来。

  “赢不了的话变强不就好了。”

  “怎样才能变强呢?呐呐,妖精先生很强吗?”

  “当然了,不过你很弱也是事实就是了。”享于安乐的基础次元怎么可能赢得过融合次元,更不要说自己还是高级战士。啊,糟糕。

  “呜……”果然不出所料,少年很快就又是一副要哭要哭的模样,顿时觉得麻烦起来了的游里迅速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迅速地把少年卡在脑袋上的护目镜拉到了他的脸上,然后两手捧住他的脸,隔着橙色的镜片看着那折射成橘色的眼睛:

  “变强没有捷径,你是可以变强的,在那之前要是你还是这么弱的话,至少不要让别人看见你哭泣的样子,那只会让你变得更弱。”

  “不让……别人看见……”

  “对,因为那样很碍眼(邪魔ですから)。”游里可能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带了些许的厌恶和杀气,那隐约的寒意在少年幼小的心灵里留下深刻的印记,但却不一定是阴影。

  这是少年在懵懂时期里首次感受到的最为直接的,强大的表现方式。

  紫色的妖精说完放开红色少年的脸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不到一步便停了下来,妖精回头,跪坐在地上的少年正伸出手拉着妖精的披风,少年犹豫了很久,然后抬起另外一只手拨起护目镜,使劲擦了擦泪水,露出红红的眼睛,以及笑容:

  “妖精先生,你能再陪我说会儿话吗?”

  红色的少年脸上的笑容,是妖精从未在自己的脸上见到的表情,他心里这么觉得:

  “啊啊,也不坏。”

  妖精与少年就那样坐在河边进行着天马行空的交谈,他们的对话内容可能与上一秒的一切毫不相关,还可能对方根本就听不懂那些跨次元的内容,但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交流的并不是语言,而是表情。

  直到夕阳笼罩整个河边,妖精的身边突然冒出了奇妙的光芒,啊啊,时间到了吗。

  “妖精先生,要走了吗?”

  “嗯。”

  “那……再见(さよなら)……”少年露出了寂寞的神情,但还是乖乖地松开了手里的布料,转而低下头,把护目镜也架到了眼睛上。

  妖精犹豫了一下措辞,然后开口:“啊,再见(またね)。”

  还没等到少年有所表示,妖精就已经消失在了绚丽的光芒中,被独自留在河边的少年在被自己可爱的青梅少女找到前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回味着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小小秘密。

  那个紫色的,和自己有一张脸的妖精先生的故事。

 

01:消失与蜕变

  榊游矢认为自己的人生,每隔三年就会有一次非常了不起的经历。

  四岁的时候他知道了“决斗”这项有趣的娱乐。

  七岁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名和自己一样相貌的妖精先生。

  而十一岁的时候,他明白了什么叫绝望的颜色。

  “听说了吗?那个榊游胜居然畏战潜逃了呢?”

  “嗯嗯,不过为什么连他人都失踪了呢?”

  “肯定是脸上挂不住藏起来了啦~明明还有夫人和儿子在呢,游矢君真真可怜”

  吵死了!吵死了!明明什么都不懂,明明一点都不了解爸爸还在那里信口开河。

  “咚!”游矢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在教室门外议论的学生们明显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而没了声音,游矢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背起书包低着头快速地跑出了教室。

  直到小小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细碎的,就像某种滋生霉菌一般的议论便再次翻滚起来:

  “什么嘛,那么神气,吓死人了。”

  “就是,真是白担心了。”

  “那家伙原来是这么小气的人啊,以后还是少和他搭话好了。”

  “对对,败家犬也是会传染的嘛~”

  幼年的孩童总是会像这样,把不知从何处学来的崭新词汇想方设法的使用出来,就算他们根本不知道那到底会对言辞所向的对方产生多大的伤害,这种并非故意却无比直接的恶意则会无形地缠绕在那个可怜的对象上,就像现在的游矢。

  胸口很闷,因为他完全找不出语言去反驳,他也想用行动去证明,可是他还是像三年前一样弱小。

  那么至少不要让别人看见自己哭泣的样子。

  三年来游矢一直谨记着这条“妖精先生”告诉他的法则,所以每当他感到痛苦就会来到这个遇见妖精的河边,戴上护目镜大哭一场。发泄自然是主要的,但少年的心底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希冀,而在这种被恶意胁迫着的情况下,那些许的祈愿伴着委屈一起在少年的心里翻滚起来:

  妖精先生,求你了,我想见你,我不想留在这里啊!!

  或许是悲惨女神打了个呵欠,也可能是幸运女神栽了个跟头,总之就在游矢的情绪达到极点也就是他放声哭出来的瞬间,他的身后响起了声音:

  “好像每次我见你你都在哭呢,不是都说了很碍眼吗?”

  少年难以置信地回头,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紫色,还有那张与自己完全相同却远比自己帅气的多的脸(个人认为)。

  “不过现在至少还知道用护目镜遮一下那丑样了,也算你多少进步了一点……呜啊!”

  “妖精先生!!”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11岁的少年刚刚跨出次元门一步连站都还没站稳就被和自己同质量的另一个少年一个头槌砸在腹部然后直接倒飞回次元门另一侧后完美与地面接触的感觉有多惨烈。

  然后这名杯具的少年就是游里。

  万幸的是游里反应挺快并没有直接用后脑勺着地,不过脊背的疼痛还是无法无视的,而扑在他身上的少年也因为强烈的情绪波动的关系逐渐断开了思考,意识归零的前一瞬,游矢接收到的外部信息只有零碎的,听起来好像有些痛苦的声音:

  “给教授报告……这次我不去了!丹尼斯说的就是你,你刚才明明就在我后面还躲个什么躲,给我过来……”

  ……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游矢还以为面前有一面镜子。

  但是等他仔细观察发现配色问题后才有些难以置信地摸了摸面前那张熟睡的脸。

  温热的,原来不是梦?

  “你刚才那下可不轻,现在都还疼着呢,明白了的话就安分点。”

  “啊!对,对不起,妖精先生……”面前的人并没有睁开眼睛,但从他的声音里就可以听出他真的还没睡醒,下意识地开始道歉的游矢下一秒就被什么东西抵住了嘴唇,那是一根手指,主人是谁大概心里也有数。

  “那个叫法也是够了,如果你怎么都没办法认同的话我就这么说吧,你已经回不去了,既然来了这里你就必须和我一样作为融合次元的决斗者战斗,换句话说你也是‘妖精’的一员了呢。”

  “……”并不是因为嘴唇上的妨碍才无法出声,眼前的人明明没有睁开双眼,却让游矢产生了一种正被他注视着的错觉,不,可能不是错觉,因为这种气氛游矢很熟悉,那是三年前在河边感觉到的那种不带恶意的威压。

  啊啊,这个人,果然很强。

  无比直接的认知让游矢轻易地就放弃了挣扎。

  “我已经,永远都回不去了吗?”

  “啊啊,上一次我把你的事情报告给教授了,他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就算删除你的记忆恐怕他也不会放你走的。”

  “我会死吗?”

  “谁知道呢?教授可能会在实验里弄死你吧。”

  理所当然的,游矢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小声道:

  “我……想和你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害羞,又或许是因为恐惧,游矢在说出这句话时把头低了下去,所以他并没有看见面前的少年在一瞬间睁开紫色的双眼,里面满满的都是赤裸裸的强欲色彩,翻腾的浪潮硬是被压回了眼底深处,语气却十分悠哉的说着:

  “在这里呢,决斗就是一切,你太弱小了,为了派上用场你也就只能打打后勤吧,那么当实验体一定要更有价值一点。所以你必须变强,成为和我一样的决斗者,然后就能一直和我在一起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就是我,你能变得和我一样,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让你留下。”

  “妖……”

  “游里。”

  嘴唇再一次被手指轻封,游矢抬头,看见那双魔性的不像话的眼睛:

  “我是,游里,这可是你主人的名字,别忘了。”

  “主人……?”

  “对,你现在只是我的玩具而已,还远不能和我并肩呢,在你变强之前。”

  “……”少年再次陷入沉寂,然后等他抬起双眼时,游里已经无法再从那双眼里找出半点之前的绝望之色,只剩下了一种激烈的,明亮的色彩:

  “我会变强的,像游里一样。”

  啊啊,就是这个,融合次元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拥有的这种光彩,决定了,他是我的,只属于我的东西。

  于是游里伸出手将到手的玩具拥入怀中,温柔地梳理着那红色的发丝,低声道:

  “乖孩子,来,告诉我吧,你的名字?”

  “さか……嗯,”少年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舍弃了姓氏的念读,“游矢(ユーヤ)。”

  “游矢,我的游矢,我心爱的游矢。”

  “是,游里。”

  紫与红的少年在大大的床铺上相拥而眠,今日注定是一个消亡之日,也是羽化的开始。

  今日,榊游矢(さかき ゆうや)成为了游矢(ユーヤ),而距红色的少年在战斗的洗礼中成为摇摆的妖精,还有不到一个月。

 

 

 

 

【如果你以为这是一篇像上面这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文的话你就输了!这只是段子!脑洞的段子而已啊!!!!!】

 

 

02:我们家妖精拖回来个天使

  丹尼斯·麦克菲德,融合次元决斗者,现龄13岁,受教授之命即将前往基础次元进行长达一年的卧底行动,其实要说他还真没什么留恋的,所以原本也就只是想给在学院里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朋友打个招呼就爽快地上路。

  直到一个月前!

  “丹尼斯!你要走了吗?”

  “丹尼斯!走之前再陪我决斗一次吧!好不好?”

  “丹尼斯!呐,丹尼斯!”

  啊啊啊啊啊啊混蛋这叫人还怎么忍心走啊!!

  丹尼斯这么想着猛地转身给了一直自己后面跟了快一整天的孩子一个解释的熊抱:

  “Ohhhhhhh no!!我不想走了啊游矢!!!”

  当然那也只是说说而已。

  在军队管理的融合次元里,朋友比更不是那么好交的,实力不够就只会变成绊脚石,实力够的或许人家鸟都不鸟你一下,所以即便是以丹尼斯的眼力和亲和力,能称得上是朋友的人也不过两手之数。

  游里就是其中之一。

  实际上丹尼斯比游里要大个一岁左右,两人见面的契机是从教育机构毕业后决斗者需要两两组成组合行动,而那时以该届最佳成绩毕业的丹尼斯一进新的宿舍就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个天使一样可爱的孩子后他是很高兴的。

  Wonderful,有什么比接下来要一起生活三年的搭档很养眼还要lucky的呢?啊,至于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会和自己一组而且在教育机构里还见都没见过这孩子的问题,丹尼斯选择性地将其无视掉了,人嘛,总要对自己好点。

  可是等丹尼斯花了五分钟来理解这“搭档”那捉摸不定的性格后他一边缩在自己的被子里一边对天哀嚎:

  Oh my god!那哪里是angle分明就是个devil!!

  啊,或许考虑到他的颜值应该说是个妖精?

  总之和游里在一起的日子总是痛并快乐着,毕竟对着那张漂亮的脸蛋也气不起来啊,何况自己决斗还不一定打得过他(重点),反正几年下来比起最开始的尴尬现在更多的也都是良性的无奈了。

  所以当他在给出行次元任务的游里送行的时候突然发现刚刚跨入次元门连后脚都还留在这边就突然飞了回来的时候,他相当淡定的选择了闪躲,然后等他反应过来马上上前去查看的时候他又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啊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不过这小动作也很快就被游里发现了。

  那之后吃了游里一发眼神攻击不说还被差遣去给教授报告,前者倒没什么毕竟他还是有能力自动把这种行为在脑内转换成撒娇(自欺欺人的极致也不过如此嘛),但面对后者那个人的感觉跟场上吃了一发2000+的攻击好像没什么差别啊。

  于是想要给受到重创的心灵挂张恢复魔法的丹尼斯回到宿舍后发现灯没有开便暗搓搓地摸到了游里的房间,要是睡着了那也是张足够治愈的脸啊,顺便把教授的处分告诉他。

  所以当丹尼斯来到那张床前时,他只觉得自己心理准备没做好啊,自己的心脏绝对发出了一声“啪啾”的被击中音效,因为这完全是预想中的两倍效果啊!!

  游里的确睡着了,但他并不是一个人,他还抱着另一个大概是同龄的孩子,然而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个孩子和他有一张脸,而且两人的表情好像挺高兴的,游里的脸上是带了些邪气的笑容,那个不认识的孩子则是完全无防备的安眠颜,简直,简直……

  两个天使啊啊啊啊!!!

  不受控制地跪下去肯定是会发出声响的,所以丹尼斯一边捂住被二次重创的心脏一边往床上瞟了一眼,然后看见了一双红色的大眼睛。

  呃,这样子可不像是被吵醒的啊……

  红发的少年是面对自己的,他和自己之间还有个背对自己熟睡的游里,可他却直直地盯着自己,这让丹尼斯有点不适应,所以他打算先打个招呼:

  “早……”可丹尼斯连个お都还没说完,天使二号就比了个噤声的姿势,啊咧。难道是不想吵醒游里?

  然后张开了嘴,大概是想要最低限度地压制声音,所以导致完全听不见他想说什么,但是要是唇语都读不懂他丹尼斯可就白当当年学年第一了:

  よ    ゆ り の お と も た ち?(妖……游里的朋友?)

  嗯?连游里的名字都知道了,看来应该果然这孩子也是个重要人物吧,で……和游里一张脸还睡一张床本身就证明这人不简单吧。

  所以丹尼斯选择了点头,然后视线示意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的游里,结果少年马上摇了摇头,继续张口:

  も す こ し ま て く だ さ い ,ま だ ね で る か ら。(请再等等,他还在睡。)

  丹尼斯大概花了5秒钟来理解这句话的意义,因为眼前的少年突然用一种恳求但又怕给人添麻烦的复杂而又直率的眼神望着他,啊,“啪啾”第二发。

  哦哦哦哦哦哦哦这孩子是真的天使啊啊啊啊啊!!!!!!

  把心里的激动感动全部都压在皮底下,丹尼斯对床上的少年露出了一个表示理解的温和笑容,然后朝他伸出了一只手,那动作,颇有一种请马车上的夫人下车的绅士的味道。

  当然这种比喻游矢是既不会想到也不会当真的。

  所以游矢略带疑惑地指了指自己,并看到这位“游里的朋友”肯定地点了点头后,略作思考,摇了摇头并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双满载着歉意的眼睛。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不行我要冷静。

  丹尼斯这么告诉自己然后象征性地拉了拉自己的领子,游矢这才注意到他的衣服并没有换,游里只是把他的外套和裤子等等外衣剥了就和他躺床上了。

  至少把衣服换一下吧——联合丹尼斯那无奈的表情猜到了他大概想表达的意思,发觉自己误会了的游矢本能地脸红了一下,低下头乖乖地伸出了手。

  这孩子怎么回事萌爆了啊啊啊小动物吗。

  脑袋旁边飞出了几朵小花的丹尼斯刚想握住那只伸出来的手时,白皙的手腕却在半途中被另一只手抓住了,与此同时发生的还有丹尼斯的内心警报:啊,完了,妖精醒了。

  “丹尼斯,你想把我的玩具拐到哪里去?”

  哈哈……果然是醒着的。丹尼斯悻悻地把手收回来,刚想给床上的妖精报报教授那边来的消息,然后他就愣住了,因为他听见了这么一句话: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

  诶诶?等等游里会说这种话?诶不对!这内容……说话的是那个天使二号?喂喂有没搞错连声音都一样??可是真的太明显了,完全就是两个人,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啊……

  “嗯,你要怎么赔我?”呜哇睁眼说瞎话,正常人都看得出是假的吧……

  “呃……我,该怎么办呢?”我错了,那根本不是正常人是个纯洁的天使啊。

  对面前这幕恶魔欺负天使的戏码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的丹尼斯便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存在感:

  “咳咳,游里,你醒了正好……”

  “首先当然是躺下,下次不准没有我的允许就乱跑。”

  “我说……教授那边……”

  “嗯,知道了,可是我得换衣服,不然游里的床……”

  “那个……”

  “乖孩子,那种事我们不用考虑的。”

  “两位……”

  “我知道了。”

  “你们就不能听我说话吗?!”

  “丹尼斯烦死了,教授那边我自己会去现在没心情陪你玩儿啦闪一边去。”

  “丹尼斯……先生?辛苦你了……”

  “没……”果然天使就是天使超治愈。

  从那之后的游矢就经常找丹尼斯特训,因为游里开始有另外的任务了,而丹尼斯则打心底感谢:啊教授英明。

  然后时间回到现在,一想到接下来就要有整整一年都看不到天使丹尼斯只觉得人生都无趣了一大半啊。

  “丹尼斯,丹尼斯!好痛!”

  “啊啊!对不起游矢……呜!”

  因为怀中天使的抗议而慌忙松开双的丹尼斯因为下盘不稳而被突如其来的冲击一下子推到了地上,自己一看才发现是游矢在他松手后又自己抱了上来,而且那力度还不是一般的大,差点让丹尼斯觉得胃会被勒小一半。

  “没问题的!丹尼斯能做好的!因为丹尼斯很厉害嘛!”

  难道说……他以为自己不想走是因为没自信?

  “丹尼斯!快点做完任务早点回来!我等你!”

  啊……总觉得能够理解受到女神祝福后能够坦然奔赴战场的人的感觉了。

  丹尼斯伸出手摸了摸游矢的头,然后笑道:

  “Yes my angle.”

  至于那之后这一幕被刚刚带了个女孩子回来的游里撞了个正着而导致丹尼斯的任务延长至三年这就又是后话了。

 

 

 

 

 

 

 

力竭了……这之后应该还有赛瑞娜篇素良篇和教授篇,那个应该就是真·段子集了,明天看发不发的出来吧


评论(5)
热度(90)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