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甘番】目に映るもの、その後(无肉未完成)

•没错,我终于又下手了,这、周、依、旧、没、有、游、里、啊——

•还没写完,按照预想应该是个肉量很足的一篇(说是很足恐怕充其量也就三发),目映系列的后续

•p站的甘酒太太简直太懂我,“因为老是没台词所以还是找游矢稍微恶作剧一下吧,性方面上的”——53集放映后的游里。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在没有游里的时候就能写出目映系列了

•总之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下药,于是大家想看什么play呢(虽然位置只有一个)?意见收集到后天下午四点(然后大概会晚上放出来,大概

•前作“目映顷”的网盘在空间《罪与罚》的最下方




  好久没睡的这么沉了。

  意识恢复的时候觉得很晕,这应该是睡了很久的症状,自己是在这么悠闲的地方吗?啊……还是好晕,懒得想了,再睡一会儿也没事吧。

  这么想着游矢翻了个身……还没翻完他就发出了无声的惨叫:

  痛!好痛!痛死了!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这种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拆散了重装一样的剧痛,还有局部肌肉断断续续传来的酸痛感,就算被群殴了也不至于会这么痛吧这到底怎么个情况???!!!

  过于的疼痛让游矢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眼中如同污染般映入紫色的同时,失去意识前的一切便无可遏制地复苏了。

  ……被游里……

  彻底清醒的神经顿时蒙上了恐惧,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不能呆在这里,得快逃才行。颤抖从尾椎上开始蔓延至全身,但思路还算是清晰,至少游矢还能判断出自己身上并没有枷锁的有利事态。

  好吧,当他实际开始着手于行动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真的是图样图森破,不要说赶紧离开,光是他从床上撑起身体的这个动作都足以让他LP归零。

  可是必须努力啊……游里不在的这种机会肯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啊!

  然而就算理想并不丰满现实也还是一样的骨感,完全不听话的四肢导致的就是游矢再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头昏脑胀外加新的冲击带来了极大的不适,更要命的是游矢还发现他现在什么都没穿。

  该死……事到如今也就只有上了!游矢低头咬住了被一同带下床的床单,然后一点一点地挪动可以称之为累赘的身体,啊啊,也只有这个时候会觉得要是没有下半身的话该有多轻松啊!

  不停的抱怨着就算是马拉松长跑也没有这次“长征”辛苦,不过在各种有用没用的努力下,游矢总算是挣扎着看到了视野边缘的门框。

  太好……还没想完,眼中的门扉就突然打开直接给了自己当面一击,发出吃痛的叫声的同时嘴里的床单也掉了出来,游矢看着眼前的靴尖后心中只剩下无尽的绝望和恐惧。

  完了……

  “你在干什么呢?”

  正上方传来非常单纯的疑问的声音,但游矢根本不敢把这个声音和那个人的心态划上等号,所以只能半带糊弄地回答了一句:“没什么……”

  “难道是想逃走?”

  “唔……”

  “你这个样子是想装成幽灵逃出去吗?不如说你觉得你这个状态要几年才出得去?”

  “要你管……”

  “那可不行呢,忘了吗?你是我重要的玩具。”

  对这句话感到本能的危机,游矢的身体一僵,下一秒就感到了奇怪的漂浮感,被抱起来了,而且还是相当温柔的动作,不过情绪一点也没有好转,因为游里紧接着说:

  “该惩罚一下呢。”

  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好死不死的游里还偏偏对这个状态感到愉悦:

  “呜哇,抖得好厉害,原来你已经那么怕我了吗?嘛,第一次是那样的话难免会留下阴影呢,下次稍微温柔点好了。”

  量积质变,就像现在游矢心中由于过于的恐惧突破界限后,诞生的就是些许的歇斯底里了:

  “开什么玩笑你个混蛋放开我……啧!”

  “什么嘛,这不是很精神吗,不过稍微有点太鲁莽了呢,这种时候乱来痛的还不是你自己吗?”

  “要你管……”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

  “要你管!”

  “啊是吗?”咚地一下被丢回了柔软的床铺里,但游矢只想挣扎着从上面起来,却被游里一手按了回去,然后是他带有些许威胁意味的低语:“再闹的话就杀了你。”

  “唔……”一瞬间,有那么犹豫了一下,但是游矢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并果断道,“那就快杀了我吧!”这样回答多多少少还是想惹怒游里,至少变成卡片的话也比继续这样下去要好上几倍。

  “啊,没对,不该这样说的,”然而游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慎重的考虑了些什么后向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再闹的话就不告诉你柊柚子的下落,这样怎样?”

  “……”

  暴击,对游矢的心,顿时毫无手段的游矢马上陷入了对自己的自卑中,只能将一切对面前的人或者对自己的不满全部化为怨念的眼神朝游里狠狠地瞪过去。

  然后理所当然的没有收到任何正面回复。

  “不过你醒了也正好呢,喂,推进来。”

  游里这么对房门的方向招呼着,一个像是融合次元士兵的人便推着一辆蒙着一层白布的小推车走了进来,在看见游矢和游里的样子时好像还有些意外。

  下一秒,一张卡片猛地扎在了士兵面具的眼睛部分上,士兵发出惊呼,游矢则瞪大了眼睛听见游里这么说道:

  “东西放下然后出去,不准抬头。”

  “是,是!游里大人。”

  捂着眼睛的士兵很快就低着头跑出了房间,游里则放开了游矢转而把那辆推车推到床边:

  “既然有精神了,先来把饭吃了如何?从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开始你已经有五天什么都没吃了哦。”白布下是不算丰盛但也绝不寒酸的套餐,卖相看上去不错,听着游里口中的那个数字游矢也的确觉得有些饿了,但是他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你……不会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肌肉松弛剂?要是我放了的话你就不会吃了吗?”

  “……”就算我说不吃你肯定也不会答应的吧。

  “放心啦,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然后游里以相当自然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装有透明液体的小瓶放在了一边的床头柜上,以相当自然的动作。

  “……先告诉我柚子……”

  “你吃了再告诉你。”

  “……”你现在的笑容看起来好欠揍啊我可以打你一拳吗?游矢在心里这么徒劳地问了一句之后认命地伸出手想要去够那些食物,然后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盛了汤的勺子。

  “……干嘛?”

  “你现在能自己吃?”

  “……”

  “不要的话就算……”

  “啊呜。”

  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往游里可以变本加厉的方向发展,游里老实地探头含住了汤勺——还不错,但是比不上妈妈做的。对于还能够轻易做出这种评价的自己,游矢觉得自己的各种上限好像都更新了。

  游里很快就对这种喂食游戏感到了厌倦,刚好游矢也能够抬起手臂了,便把剩下的餐饮端上餐盘摆到了床上,看着游矢把最后一勺汤往嘴里总的同时说道:

  “她死了哦。”

  “咚。”

  勺子冷不丁地落在餐盘上,游矢瞪大了眼睛僵硬地扭动脖子便看见了笑容恶劣的游里正直直的看着他的脸,然后慢斯条理地继续说道:

  “我说,柊柚子她已经死了,啊,准确的说是‘她们’才对。”

  “你……”

  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游矢的眼前便一片模糊,难道是因为被冲昏了头脑吗?但是这晕法也太……

  终于在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时,游矢才终于发现了问题:

  “你……明明说了没有……”

  “嗯?我的确没放肌肉松弛剂啊,不过其他的就不一定了。”

  居然对这个人的品格有一点点的期待的我简直是作死,这么想着,模糊的视野里

那个笑容依旧让游矢觉得像是透着恶魔的颜色,因为那个声音毫无疑问地来自一个恶魔:

  “我说过的吧?要惩罚你。”


评论(11)
热度(48)
  1. 暗玥公主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