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ALL游矢】笑顔の護り方(赤游甘番隼番丹尼游素良游)

•想了想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把这篇发上来表一表我作为主角总受党的态度

•和贴吧版本不同的是修正了隼番茄部分的感情描写以及,新加入了无间道游里的剧情!已经成为了甘番狂魔的我怎么可以在这种表态的文里不加甘番!那是万万不可以的!!

 •当年对逆鳞游矢不停地撸而产生的脑洞产物,讲的是在击退一次来自融合次元的大型侵略后的休息期间的故事,小夜已经洗干净了脸时刻准备着被打个痛快,并没有游吾的戏份因为当时还没对他起兴趣

 •总之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妄想,逆鳞游矢太赞主黑太赞,于是我就毫不大意的开始添油加醋。

 •以下妄想皆属于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不可靠和不可靠的情报,一定(其实只有一句)启发于被271抢走的小夜的爱番《苍穹的法芙娜EXOUDS》第七集

•注意,是完完全全的黑番茄(从里到外)和标标准准的all游矢,【我的游基王不可能这么逆后宫】衍生报复思想产物有,一点都不美丽的肉渣描写有,各种心灵扭曲和让人看不下去的心理极端有

•柚子我对不起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当女主而已

•前半段是相当“正常”的群像剧,后半就是满满的花式cp恩爱戏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请继续往下看吧。

•最后打一剂预防针:诸位,我是个hantai!

 

 

 

 

 

 

 

 

 

 

 

 

 


  曾经的我们只有一个心愿:长久持续的和平,但是我们为此所做的一切,却总是与和平之路相差甚远。

 

  “哇啊啊!!”

  深夜中的凄惨悲鸣只是持续了一瞬,在街道上的灯光无法照亮的的小巷中飘荡了片刻后,连任何一扇窗户都未能惊动便永远的消失了。

  因为那和窗户内的人们没有任何关系。

 

*

 

  少年大步地走在大楼的通道上,他看起来好像有些疲惫,应该是才做过什么大型活动,哦,他的手上带着还在闪烁的决斗盘,现在我们知道他是刚刚进行过决斗了,不过从他额角的汗水来看他起码一次性决斗了不下100次。

  少年一路畅通无阻很大程度上得利于见到他的人都自觉地让开了道路,而少年也向那些人回以灿烂的笑容,然后一直走出了那栋高大的建筑。

  外面是一副伤痕累累却不失生命活力的城市景象,不少房屋都存在些许的破坏痕迹,但居民们正在努力地修复着他们的家园,顺带一提,少年身后的这栋大楼看起来好像没有受到破坏,实际上从楼面的些许痕迹就能看出那是因为这栋大楼最先受到了修缮的关系。

  然后在街道上亮相的少年很快就被路人所注意到了:

  “游矢大人!”

  “游矢大人!晚上好~”

  “很少见呢,游矢大人居然会在这个时间从LDS大厦出来什么的。”

  “游矢大人您辛苦了!”

  少年,榊游矢依旧扬着似乎可以散发热度的笑容,回应道:“哦!大家今天也辛苦了!没什么啦,只是今天的训练提早结束而已,那么大家,都要加油啊!”然后再次迈开步伐奔跑了起来。

  这是游矢最爱的城市,现在城里玩儿决斗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能靠决斗开心起来,而他现在虽然每天都要进行相当苛刻的特训,但一想到这是为了保护城市里的所有人便不会觉得辛苦。他现在也一直都在战斗,为了给大家带来笑容而决斗着。

  路上还是时不时的会有向他打招呼的人,游矢也一一予以回应,他就像是一个火把依次地点燃了一路上的人们的工作热情,等到他停下脚步时,他已经站在了自家的门口。

  “我回来啦~”

  “游矢?!欢迎回来!”金发的美丽妇人从房内迎了出来,她的脸上有着充满了意外惊喜,以及些许佯装出的愠色,“真是的,要回来的话就该先打个电话啊,妈妈这不是什么都没准备吗!”

  “呜,对不起妈妈,不过我就是回来看看,能吃到妈妈做的料理就够了。”游矢闭上眼睛承受了自家母亲不轻不重的一记手刀,然后吐着舌头道歉。

  “就会恭维妈妈,有小未知在大楼里天天给你做饭你还不满足?”

  “嘿嘿,今天我还是逃了他的晚饭回来的~”

  “什么?你这孩子真是暴遣天物!”

  “啊啊!!疼!耳朵!耳朵别揪啊!我给未知说了的!说我回去吃个饭让他做好甜品等我!”

  “你这孩子是在给妈妈炫耀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淘气了?”

  “嗷!停停停!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知道就好!快去洗个澡吧,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是~”

  在被自家妈妈虐了个够之后,游矢乖乖进浴室洗去了一天特训的疲惫,然后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环顾整个房子发着呆,而走入厨房的洋子虽然刚才是那副“亲妈”态度,但从她那宛若要搬出冰箱里所有东西做顿大餐的架势就能知道她还是相当宝贝游矢回来一次的这个机会的。

  “洋子阿姨,打扰了~”

  “打扰了~”

  “打扰了~”

  “打扰了~”

  听着从玄关传来的声音,游矢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大声喊道:“欢迎啊柚子。”

  “这个声音……”

  “是游矢哥哥!”

  “游矢哥哥!”

  “游矢哥哥回来了吗?!”

  三个小鬼立马噔噔噔地跑了进来围着游矢就是一阵唧唧喳喳,至少在柚子看来就是一只大鸟被一群小雏鸡包围着的模样,很让人忍俊不禁。

  然后她真的笑了出来。

  “我说柚子你别笑啊!”

  “抱歉抱歉~不过游矢会回来还真是少见啊,忘了东西吗?”

  “不是,今天提早结束了特训就想回来吃个饭来着。”

  “难得回来了,就干脆住下吧?毕竟这里才是你的家,洋子阿姨也挺寂寞的。”

  柚子说完后,她感到了些许的后悔,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偏偏要说这句话,这不是相当于在让游矢说出那句自己不喜欢的话吗!

  游矢一边保持着脸上那无奈的笑容,一边在双眼里亮起了坚定的光芒,这种光芒只会在他说出自己的信念的时候出现:“柚子你说什么呢,在战斗结束前我可不能休息啊,回家什么的也得等到那个时候再说,不然就算我休息了,大家要是不能露出笑容了可怎么行?”

  看吧,就是这样,现在的游矢总把战斗当做自己的第一要务,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带给大家笑容,但柚子能感觉到游矢是在欺骗自己。

  至于他是在用什么方法怎样欺骗,柚子却无法言明。因为现在的游矢已经到了很远的地方,她再也无法去深入这个竹马那可能已经破破烂烂的内心了。

  她只能看着,在游矢露出笑容时为他高兴,不论是真是假。

  担心的心情涌上心头,柚子试探着问道:“呐,游矢,我也是可以战斗的,拜托你了,我也想助你一臂之力!”

  “不行。”

  毫无犹豫的,游矢的回复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更何况那种光芒居然还未退去:“柚子不可以战斗,会受伤的,而且学院那边好像在以你为目标,如果柚子出了什么事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游矢的表情相当严肃,柚子也就无法再说什么了。

  这是拒绝,游矢他,拒绝与太过弱小的自己并肩作战,并不是因为害怕自己拖他的后腿,而是害怕无法保全自己。

  而这并非是对自责或内疚感的恐惧,而是不希望自己受到伤害,无论是她还是他。

  尴尬的气氛很快就被KY小鬼们重新炒热了起来,等到洋子做好大餐,解决了丰盛的晚餐后,游矢踏着夜色向LDS大厦奔去,只剩下柚子在门口远远地望着那个背影,喃喃低语道:

  “我如果出了什么事会很困扰……吗?”

  “对你来说,不论是谁都是这样的吧……”

  “毕竟……”

  说到这里,柚子突然摇了摇头,就像是要把多余的想法甩出脑外一般,然后粉紫色的少女朝自宅走去。

  与那个红绿色的少年渐行渐远。

 

*

 

  榊游矢是爱着他们所有人的。

  “Hey~游矢~”在LDS大厦的大厅中,给未知夫打了个不去宵夜的电话的游矢刚好遇到了准备外出的丹尼斯,丹尼斯快步迎了上来伸出了,游矢便也伸手与之相握:“哟,丹尼斯,今天的状态还好吗?”

  “当然~看得到游矢的我状态可是obvious的all green,游矢看起来好像也很不错,很delicious的样子呢~难道是relax过了么?”丹尼斯这么说着在游矢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了一吻,然后还如其所言地啃咬了两下。

  “是啊,刚刚回了趟家吃了老妈做的晚饭。”游矢这么说着轻轻动了动手腕便从那只手的束缚中轻松脱出。

  “Oh~家,Family是最能缓解疲劳的了呢,为什么没有在家里住呢?”

  “啊哈哈,有人问了和你一样的问题呢,对我来说还是住这里比较方便一点。”

  “嗯~?是柊柚子小姐吗?”

  “猜对了~啊等等,为什么你猜得到?说起来你上次锦标赛的时候好像也找过柚子单挑,难道你……”

  “Nonono,这纯粹是个意外,何况现在我已经没有接近她的理由了。”

  “怎么老感觉你刚才好像说了什么很让人火大的话……”

  “怎么会呢~不过游矢,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可是好好完成了,刚刚的谜题我也解开了,我是不是可以要求一点点的奖励呢?”

  丹尼斯这么说着,露出深沉的笑容直直地望向游矢的双眼,然后看着那双眼睛里慢慢充满了冰冷的光芒,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动摇,啊啊,就是这个,虽然平时的游矢也很可爱,可果然还是这个眼神最吸引他。

  让他想要摧毁掉眼前的小英雄。

  然后游矢的声音没有半点变化地说:“今天恐怕不行呢,零儿桑说了要回来。”

  “啊,是吗?真是遗憾。”

  说着丹尼斯露出了由衷的遗憾神色,却再次牵起了游矢的手慢慢摩挲,游矢的眉头撇了撇:

  “丹……”“游矢~~~”

  突然地,一个声音飞速地由远及近,从正上方。于是当游矢抬起头时,只看见一片蓝色在视野中放大,然后他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顺带全身的钝痛。

  “呜啊……素良……从上面跳下来很危险的……”

  “没事~有游矢帮我垫着嘛~”素良一边说着一边埋在游矢的胸前蹭了蹭,弄得游矢本身就很疼的模样变得更为凄惨了些。

  然后各种方面上看不下去了的丹尼斯便小心翼翼地把不满隐藏起来后,绅士地提醒道:“素良,你再不起来的话游矢可就Dangerous了。”

  素良一抬头,看见游矢眼中正在飞速散去的寒光就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相当不乐意地站起来后马上从不知什么地方掏了一根波板糖出来:“切,也不知道刚才是哪个大叔非常猥琐地摸游矢的手才害我急的跳楼下来的说。”

  “……”丹尼斯的嘴角明显地抽了抽,见证到这一幕的素良相当开心地拉着已经站起来了的游矢的衣角说道:“呐呐游矢~今天晚上去我的房间玩儿好不好?”目的简单明了。

  “真是遗憾呢,听说今天赤马社长要回来哦。”丹尼斯抓住了机会便用幸灾乐祸地语气这么说着,然后看见素良将手里的糖咬下了一小块便为自己扳回一城而感到暗爽。

  像是注意到两人之间的不和谐,游矢突然将手伸到两人交汇的视线之间:“好了,你们两个要是有话谈的话就先让我过去,素良,就是这样,我改天再陪你玩儿好吗?”

  “我知道了,那拜拜,游矢。”

  “Good bye,游矢。”

  两人目送游矢进入电梯,等到电子面板一边【-5】一边【1】的数字都开始上升的瞬间,低低的气压再次围绕着两人弥漫开来:

  “装孩子样装的挺上手的啊,不愧是紫云院[前]搜查官。”

  “哪里,那比得过你啊丹尼斯[特级]搜查官。其实这个外表还挺好用的哦,像刚才那种事情大人的身体可做不到呢。”

  “我和已经被学院除名的你不一样,我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帮得到游矢,比起只有实力还看得过去的你,我要接触他的途径有的是。”

  “嘿?是吗?可是和彻底与学院撇清了关系的我不同,就算你向游矢宣誓过效忠,他会真的信任你吗?说不定他会怀疑你是双面间谍而根本就不信任你呢~”

  “哎~小孩子的嫉妒可真是没水准。”

  “想打架吗海藻头。”

  “小孩子的任性的话我可是随时奉陪哦,不过我可没仁慈到对小孩子放水,输的人三天内不准和游矢说话怎样?”

  “成交!”

  素良咬碎了嘴里的糖果,丹尼斯也明显露出了鄙夷的眼神,两人便杀气腾腾地走向了训练用的决斗场。

  地下的传送区域,传送门的光亮突然照亮了整个房间,但这并未影响房间内带着专用墨镜的工作人员的工作,然后另一群工作人员跑了进来向男人围了过去说道:

  “欢迎回来,黑咲先生。”

  自光芒中走出的男人取下自己的护目镜,直接地问:“他呢?”

  “榊先生的话刚刚回到厦内,正在向社长室前进。”

  “是吗。”

  丢下一句敷衍了事的话,并无视了围在自己身边的公务员,直接按下了电梯朝最高层进发。

  心跳,一直停不下来。

  这是战斗时残留的鼓动,那绝不会是兴奋一类的正面反应,没有任何正常人会乐于战斗,就算是为了生存那也一样,但是即便如此自己每次在前往融合次元进行探索时也总会特意多解决几个敌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了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就在自己的正前方。

  那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视野中时,黑咲隼终于忍不住喊道:

  “『游斗』!”

  听到自己的声音,或说是听到自己的这个称呼,前方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那是一本正经的酷脸,对,就像是自己所喊的那个人物一般。

  然后他回应着,声线也平稳的不像眼前的人:“隼,你回来了?”

  “啊啊,交换时间到了。”

  “是吗?辛苦了,”『游斗』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些,但又在一瞬间将眉头拧了起来,“你这会又遇到什么了?板着个脸,碰上麻烦的对手了?还是……啊。”

  说实话,黑咲隼有自信不让自己的情绪过度暴露在脸上,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种魔力可以看穿自己所想的,那烦人的心跳中有一部分也来自那个原因,但是他知道眼前的人一定能明白他的所想并给予自己适当的语句。

  “又没找到琉璃?放心吧,琉璃和柚子一样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她不会有事的,我们会把她救回来,不用着急,现在先好好休息,准备下一次出击吧。”

  对,他不需要无用的安慰,也不要无故的鼓励。精确的现状猜测、合理的依据、理想的预想状况、未来的行动、还有适当的指引,合在一起就是能够让他那个顽固的心放松下来的最佳安抚。

  他说完了这些话后便转过身继续向那个最大的房间走去,黑咲隼一皱眉上前将他拥进了怀中,就像是想要把他的样子刻下来,把他的气味留在身上一般。

  “你有这么怕寂寞吗?”

  “嗯。”

  “我知道了,明天陪我一下吧。”

  “好。”

  “那明天见,隼。”

  “啊啊,明天见,『游斗』。”

  松开双臂看着他走近那扇大门,黑咲隼这才恢复了他那张苦大仇深的面瘫脸,毕竟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妹妹琉璃就只有一个人能让他流露真情。

  而那个人究竟是游斗还是游矢他已经不再在意了。

  关于游斗的误会已经解开,自己从未把榊游矢看作是游斗的代替,游斗是自己曾经无可替代的同伴,但榊游矢身上的确也存在着吸引他的魅力,至少是不讨厌的程度。

  对,并非是黑咲隼提出了这个称呼,游矢要求他把自己认作游斗的理由,他想了很久,然后他想明白了,因为那原因和自己的希冀极其相似:

  希望有人能证明,游斗还存在于此处,即便那只是自欺欺人,也想要有一个足够资格的共犯者。

  至于这理由到底是出于游矢对游斗的内疚还是别的什么,那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而且也没有必要深究。

  毕竟这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游斗』还在这里,并属于自己,这样就够了。

  其他人拥有的是游矢,而自己拥有的是『游斗』,这让隼一定程度上产生了些许优越感,但……

  黑咲隼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当电梯门打开时,他看见了一张让他更加阴郁的脸。

  赤马零儿,刚才游矢前往的房间的主人。

  零儿就好像是没看见自己一样走过了自己身边,自己也当他是空气然后走进楼梯间,直到电梯门开始关闭,他才听见赤马零儿的声音幽幽飘来:

  “你好像又忘了我是你的上司,最好别期待这个月的工资的好。”

  “嗵!”终于还是没忍住一圈砸在了已经关紧的电梯门上,黑咲隼的表情黑得更加彻底了。

  再说听见了那声巨响的零儿,只是暗笑了一下黑咲隼的不成熟便向尽头自己的房间走去,既然黑咲在这里,那就表示他已经来了是吧。

  零儿打开门,才走了两步就听到了正上方传来的声音:

  “啊,零儿,欢迎回来~欧洲出差辛苦了~”

  抬头,然后发现二楼的栏杆处挂了一个人,他貌似是在做仰卧起坐。

  “每次来都觉得零儿的房间景观好好啊,倒着看也一样。啊对了,商谈结果怎样?”

  前言撤回,挂那儿的是一只猫。

  “会脑充血的,快下来,商谈很成功。”

  “那就是指大规模出兵可能咯?哟。”

  听到破空的声音,零儿便后退一步伸出双手,红色的小猫便落到了自己的双臂间,形成一个标标准准的公主抱。

  “零儿,Nice Catch!”不过公主大人实在是一点公主样都没有。

  零儿这么想着轻轻碰了碰那张嘴,用唇:

  “那么公主大人,您可以先下来了吗?我还要去洗澡。”就在零儿说着这句话时,游矢的脸已经红透了。

  “/////////哦,哦。”嗯,果然要这样才行。

  猫公主翻身下地就跑得没影了,直到自己洗完澡出来都没瞅着其踪影,刚想出声却马上就感觉到了身后有人。

  阻止了身体的本能戒备,然后腰间环绕上了一双手。

  很明显的信号。

  “你今天训练不累吗?”

  “提前结束了,去老妈那里吃了饭也洗了澡,休息也休息够了。”

  “所以啊,来做吧,零儿。”

  可以说是常有的事,不如说,游矢会住在LDS大厦的很大原因就是他每天晚上都会在某个人那里留宿,到自己这里来当然也不是第一次了,这种时候他总会主动要求或欣然接受某些有氧运动。

  至于这算是什么,赤马零儿平心而论,那是证明。

  彼此还能给予最基本的信任的证明。

  顺带一提,据有效消息统计,游矢在他房间里主动的几率要大一些。虽说他乐意,但他还是不会太过得意自满,毕竟他知道对于现在的榊游矢来说“来做吧”和“来决斗吧”是等价的。

  都是他的战斗方式。

  不过那也没关系,至少现在此刻,这个出色的人是属于自己的,那双漂亮的眼睛是看着自己的,这样就够了,不用去要求更多,也没有必要。

  因为榊游矢是平等得爱着他们所有人的。

  这是一个讯息,一条无形的规则,将榊游矢的阵营规范在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看似脆弱,却的的确确的拥有强大的力量,而这便是榊游矢所需要的。

  为此,对他来说一切取于他自身的牺牲他都是乐于接受的。

  包括这种事在内。

  而他们所有人,至少赤马零儿自己心知肚明。

  他们对彼此知己知彼,但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把最重要的部分隐藏起来:他们说不定还对对方有所隐瞒,但那一定不会是不好的方面因为他们是无比坚韧的盟友:这个人是自己绝对的同伴,因为他们就算互相背叛也没有什么好处,只要能在这种理论基础上站得住脚就能说服榊游矢的一切思考。

  以一定感性为基础的绝对理性,这就是榊游矢逐渐强大、魅力了起来的原因,唯一的遗憾恐怕就是那感性的基础并非是自己这一点了吧。

  榊游矢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罂粟花,他毫无自觉地吸引了一个又一个身边的可用之人,而且并非让人触不可及,可是越是触碰他就越是能发现没有人能触碰到他真正的“心”之所在。

  就像现在若是轻轻松开他绕在腰间的手并反过来十指相扣的话,他大概就有3.1秒的呆滞时间,这个时候如果转身将他压在墙上亲吻的话就不用之后再去特地打开他的牙关,虽说那样的话他也会热情地迎上来,但碰到墙壁后会因为回神而露出些许惊慌的表情也有些难以割舍。

  和大多数深吻的方式不同,他喜欢的是稍微有余虑一点的,可以让他自由迎合的浅式舌吻,因为作为决斗者各种意义上来讲都不怎么喜欢被完全掌控的感觉,这种互动最开始他做得很笨拙,现在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在这个期间可以不用停下对他手指的摆弄,因为意外地他的指关节很敏感尤其是最里面那截,要是直接去亲吻啃咬的话效果会更好,不过那就可惜了接吻的机会了。

  只是一只手就能让他分散注意力,所以这个时候另一只手就可以做些准备,比如掀开那件红色的T恤去摸摸那下面手感很好的肌肉。

  其实游矢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娇弱,这从刚才零儿进来时他挂在那里的高难度动作就能体现,而有着“以身体结实有弹力为武器”一说的游矢的身体,自然也有他骄傲的本钱。

  只不过那明显是锻炼出来的肌肉相当紧致,而且只有薄薄的一层覆盖在皮肤下,摸起来有种干爽的触感,而且仔细感觉的话就会发现些许人鱼线的雏形,对于一个14岁的少年来说这实在是一具出色地有些不像话的身体。

  然而就算只是被那肌肤吸引了一秒钟那也会导致游矢的清醒,当然这可以从他接吻的表情看出来,这个时候就要赶紧找对地方认真攻击了,毕竟到了这个地步他下意识地害羞好像并不会受他那绝对理性的控制一样。

  不打算再多去花费时间,轻轻以指尖划过小腹到胸口的皮肤,引起躯体的细微颤抖,一并带起多余的布料,找到左胸上质软的一点,按下去。

  看,身体弹起来了,好好按住后就可以来个货真价实的深吻,一点点地搜刮那里面的氧气,把交缠的手指松开来去玩弄另外一边的突起,时轻时重的揉捏,差不多的时候那双腿恐怕就会发软,当他两手都抓住眼前的衣物时就该给他一点支撑,要把膝盖顶入他的双腿间或是将整个人都抵在墙壁上都可以,不过前者的话会有比较赞的福利。

  等到他差不多快要窒息时就可以放开他让他呼吸了,这时他会失去控制滑下来坐到腿上,这个时候要扶住他并等待,因为此时这只脑袋晕晕的小猫会无意识地蹭蹭你的衣服,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邀请的气息。

  很养眼,如果能看到那双水雾迷离的眼睛就更好了。

  然后自然不能让他失望,可以带上正戏地点了,一般来说都是床但也不排除特殊情况。

  当他接触到床铺时恐怕还是会下意识地害羞,不用在意直接把双手拉至头顶就好,另一只手可以去摸关键的地方了,那里果不其然已经湿了,一开始可以轻轻的套弄,好听的声音开始漏出来,如果嫌音量不够还可以低头舔舐刚才揉弄过的地方,啃咬也可以,最好别弄痛他。

  到后面就像音律游戏一样,声音的频率会和手上的动作相同步,稍作逗弄后可以让他先去一回,毕竟他被逼上顶端的声音很好听。

  不出意外的话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但今天好像有些意外。刚刚松开他的双手,一般来说他都会遮住自己的脸,这也就是他最后一次害羞的机会了,但这次他却拉住了那只准备往回收的手,然后强迫自己不避开视线的说:

  “明天上午……没有训练安排,可以……稍微多做一会儿,但是温柔点。”

  啪叽。

  然后理智他……断掉了。

  那之后就是名副其实的腥风血雨,上一次把他弄出血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但就算已经有些精虫上脑了也还是无法忽略那违和感。

  因为无论是抱紧他猛烈冲刺也好,在白皙的脖颈上留下痕迹也好,在那耳边低声呢喃也好,那具身体虽然的确地回应着自己,那双眼睛虽然的确的注视着自己。

  但那双眼的深处并不含任何过于强烈的感性情愫,是的。

  游矢平等地爱着他们所有人。

  游矢最爱的,并不是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但即便如此,就算一时被爱,那也算是挺愉快的事了,毕竟那个人是榊游矢啊。

  然后这就是真正的疯狂与理性的交界线了。

 

  这并不是爱。

  自己相当清楚,无论哪一个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一度被欺骗过就不会,也不可以再被骗第二次,那也是软弱的一种,如果软弱的话,如果不强大的话,就无法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了。

  因为自己有太多想保护的东西,舞网市民们的笑容,游胜墅的大家,柚子,甚至现在站在身边同自己并肩作战的所有人。

  但是想要保护和爱是不一样的,不能去爱任何需要保护的人,因为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背叛。

  不是只有投敌才算背叛,只要想要保护的人离开了那就是背叛,不论是离开自己的阵营,还是离开这个世间。

  所以任何比自己弱小或可能比自己弱小的人都是不能爱的。

但是没关系,因为他有,他一直有一个相当深爱的人,这簇火焰便是他一直努力至今,以及从今往后也会努力下去的动力。

  游矢从床上醒来时,零儿已经不在了,床头上摆有离去之人的去向和要好好吃早饭的字条,感受着完全无法比拟胸口那团火焰的微小热量在心中泛起、消散后才下床更衣。

  还没能来得及戴好相当于自身武器的卡组和决斗盒,游矢的身后便出现了漂亮的星云色漩涡,其本人只是愣了一下,随后便任凭自己的身体被某个人拥入怀中:

  “嗨,游矢,有想我吗?”

  “要是你有带好消息来的话就有。”

  “真不可爱,难得我还带了礼物来给你,”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被折了几折的纸叠,“你要的琉璃和凛的关押位置的地图,附带看守的换班时间表哦,怎么感谢我?”

  游矢一时间眼睛睁大了些,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眼前的宝物,但很快白色的纸片就飞到了自己够不着的地方,有些不悦地皱起眉转过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了那张和自己相同的脸上洋溢着恶质的笑容,还有紫色眼睛中那明显的撩拨意味。

  所以游矢面不改色地凑上去直接将身后的人一起扑回床上,然后吻住了那双唇,还相当具有报复意味咬了一下,并趁机抢走了那人手上的纸片,不过这一切都只是让那双眼中的笑意更加增加了。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一是因为游矢已经达到了目的,而是来人就算是在接吻的期间也分出了一点心思环顾了一下房间的模样,很快兴致就低了下去:

  “又是教授的儿子?”

  “嗯,昨天才回来的。”

  “还没回答我上一个问题。”

  “零儿带了好消息回来,就快了。”

  “是吗?”

  两人的位置一下子就换了过来,紫红的双眼近距离对视了片刻,随后又是一个浅酌的吻,入侵者便将头埋进了游矢的胸口,看起来就像是在撒娇:

  “那就好,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同调次元那个先不说,我可是也非常想住进这里的呢,游矢。”

  “我知道。”

  “我等你哦,游矢。”

  身上的重量很快就随着眼角亮起的光芒而消失,游矢从床上再次坐起,心里有些淡漠地想到:他也是不能爱的人呢,不过很快他就会加入了。

  然后单手抚上方才被留恋过的胸口,每日例行地开始默念着自己的信念:

  要用决斗给大家带来笑容,要打倒学院,不能爱任何人。

  没关系的,因为自己很强,比未来自己将会打倒的任何人,都强。

  “所以我是不会输的,我还有你呢,对吧?游斗。”

  那里放置着王的决胜卡片,两条散发着诡异光彩,仿佛活生生的龙。

  少年无表情的脸上一时露出了堪称妖治的笑容,然后回归虚无,最后变回少年曾经面上常驻的阳光弧度,走出房间,投入了新一天的充实生活。

 

*

 

  自从舞网市经历了那次来自未知领域的袭击后,所有的居民们都突然领悟了和平日常的珍贵,不会有人再虚度光阴,也不会有人再像那时一样充满恐慌绝望,因为他们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希望象征,一个为他们守护了宝贵日常的少年。

  少年拥有不俗的实力和极大的人格魅力,在那场可怕的战争中,聚集了许多同伴击退了侵略者,那仿佛象征不灭的征战姿态透过屏幕深深传达进了所有人的心中,从此少年便成为了希望,赢得了所有人的崇敬。

  象征希望的少年并未使城市从此草木皆兵,正相反,他保持了舞网市的日常,只将有能力之人收入他的队伍,不断维护着一切。

  少年说:他想守护所有人的笑容。用决斗,给大家带来笑容。

  渐渐地,懂得感恩的人们越发的爱戴少年,将少年捧上了顶端。

  少年成为了受所有人拥护的王,王的队伍成为了为所有人尊敬的王之亲卫队。

  我们伟大的王名为榊游矢。

  至于那声扰民的噪音,无非就是被亲卫队解决的侵略者,或是军队中逃跑的懦夫其中之一。如果是前者,那么就该好好感谢王及其同伴们的强大;如果是后者,那么在向那无名氏献上不屑后还要心疼我们那太过温柔的王居然受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背叛。

  于是今天的舞网市也同战前一般和平无异,然后明天也会,后天也会,今后的每一天都会这样保持下去,因为笑容便是我们能够报答王的唯一方式。

  啊,感谢上苍,感谢伟大的游矢大人【Ah,Thanks for God.Thanks for our great king Yuuya】

 

 

 

 

我在这里先声明一下,这文的最终主cp其实是逆游,游矢最后说爱着游斗有两个原因:①他认为是游斗给了他力量,因为下巴龙(也就是把逆鳞当成了游斗[同人也要ntr~)②游斗已死/在他体内,永远不会离开所以可以放心去爱(但仔细一想,逆鳞也是[果然同人也要ntr~)另外大家和游矢的关系应该是……你追我追大家追,目标明确情敌明确,谁都不拥有游矢的真心,但都可以拥有游矢的身体。分别来说的话差不多是丹尼斯、素良→游矢,隼→『游斗』/游矢,并且都认为游矢←→社长;而社长→游矢,并认为游矢→?;实际上也正如社长所想,游矢是→游[逆]斗[鳞]的感觉?至于游里是→游矢并且知道游矢→游[逆]斗[鳞]的原因所以明白自己将来也能加入那个范围而乐意帮游矢一点小忙,游矢也表示以后能够“爱上”游里(所以说游里才是人生大赢家)。

大家对游矢是爱,游矢对大家却是保护欲(而且是极过度的)和需要(战略性),像丹尼斯有间谍作用,素良是优秀前锋,隼是前锋兼游斗提示器,社长可以为战争拉赞助,所以硬是要说的话游矢在需要性上的重心还是社长,所以出现了上面的情况。游里应该算是游矢瞒着所有人准备的秘密武器而且还是求索相对的(果然人生赢家)反正真爱只有一个——游[逆]斗[鳞]

另外写完之后除了严重的“你TM这写的都是些啥?你TM这写的又是些啥?!”的赶脚以外还有些想写几个人的咳咳,不过好像会半途而废的样子


评论(2)
热度(93)
  1. ESP研究队长的子期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