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甘番】人偶与项圈

•突然想起来这篇还没发,好吧其实是因为今天本来要发的那个赤游甘番的我还没写完


•这篇文是在我的游里不足症病发期写的,脑洞的开的太大,而且有个启发是p站的一个短漫,讲的是个关于不明事理的游里的故事,原地址: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9393546(话说我有自汉化这篇不过能放上来吗?不算侵权吗?)


•启发还有一个,最近玩了个gal叫秽翼的尤斯蒂娅(不要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是冲三木x近藤去的!吉克凯伊只有一张图的粮实在是太KUSO了!)


•大战完结设定,四次元各自获得和平后的故事,游里取《不明事理》里由游矢监视的设定,但是恐怕…没有那里面那么…欢乐?


•但是相比起来这个游里比我之前那几篇的都好得多了,说不定都傻白的有点可爱了,我居然写出了不鬼畜的游里快表扬我


•De……我写完一看好像也不是那么压抑的样子?而且好像还有点不明不白的样子……【够了你到底说些什么】算了就这样吧,完全是各种莫名奇妙的产物,食用时请轻拿轻放【什么鬼】


•这绝对不是番甘不是番甘!(重要的事情说两次再加粗)






  “游矢。”走出LDS大厦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游里,这对于游矢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战争结束后,原本三个次元的受害者们渐渐恢复了生机,对融合次元的整顿也有序的进行良好,至于曾经作为融合次元战士的人们则各自开始了崭新的生活,用游矢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赎罪。


  唯有游里除外。


  游里很强大,而且还有他们“四人”的关系问题,最主要的就是游里居然在一切结束之后说“想要和游矢在一起”,并且除了这个要求以外没有任何反应。


  那时不少人还将游里当成一个威胁,而游矢的实力也无人质疑,游里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被送到了游矢家,对外称作是由游矢进行监视,可实际上感到不安的也不在少数。


  因为没人能搞懂游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包括被他指名的游矢自己。


  游里的脑子还算是相当聪明,没用多久就习惯了一切,而且就算是冠上了“榊”这个姓氏也没有出过篓子,不过这样的他也相当的单纯。


  对,就是单纯。


  其实与其说是游里习惯了榊家的生活不如说是榊家习惯了游里的存在,不会添麻烦,乖巧听话,除了没多少表情以外根本找不出什么缺点。最喜欢做的事是在他和游矢的房间-为了方便监视-里坐着,然后在游矢回家的瞬间对他露出像是笑容的表情。


  一开始还好啦,不过没几天游矢就开始拉着他外出了。拜托……你是在家里等着主人回来的洋娃娃吗?


  这一外出还真是把游矢吓得不轻,游里的无常识简直是到了一个让人发指的地步,就连“喜欢的东西”这种概念都无法明白的程度。于是游矢本着怎么也不能放下这个家伙的心态,专门请了一周的假带着游里四处闲逛,并教给他了许多知识。


  游里可不是以前的那个战士了,不让他学会如何自由生活可不行。


  然后让游矢相当意外的,这个过程并不算很长。


  游里很快就养成了一个能够冷静的挖苦人-听说被称作天然黑-的性格,甚至在LDS找了个教授融合召唤的工作-恐怕没人能比他做的还好-,游矢很高兴,觉得终于能够看到游里独立的那一天了。


  然后游矢才发现,自己简直天真得就和曾经游里的常识那样吓人。


  那天晚上,游矢一如既往的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和躺在自己身边的游里聊天:


  “我说游里。”


  “嗯?”


  “LDS那边的工作,怎么样了?”


  “很简单,基础次元的水平果然比融合次元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哈哈,不要以为谁都能和你一样啊。”


  “就算是和你相比也是差的要死。”


  “喂喂,那根本就没差别好吗?”


  要是一个月前的话这种对话连想都不要想,再次确定了游里的改变后,游矢放心地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呐,游里,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游矢决定就好。”


  “那样不行吧?都说了要你自己决……”


  “不要,游矢来帮我决定。”


  “……”


  游矢愣了愣,怎么回事?刚才那句话怎么总感觉哪里有点没对?游里这话未免太过断了吧?这么简单的就让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一切这样真的正常吗?


  于是游矢半带试探地,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游里……你……有想过自己会怎么死吗?”


  这是一般人都不会去想的问题,比如说要是自己拿这个问题问游斗或游吾的话他们两个应该会相当鄙视地看自己一眼然后说些无关紧要的可能吧。


  但是,游里却迅速的,毫无迟疑的说:


  “想被游矢杀掉。”


  此刻,游里那完全未能改变的内心在游矢的面前暴露无遗。


  “游里!”


  游矢立马从床上翻了起来,扳过了身旁的人的肩膀,看到他的双眼的瞬间游游矢的意识稍微空白了一瞬。


  那双紫色的眼里没有感情,这个眼神和游里刚刚来到榊家的眼神一模一样。


  什么都,没有改变。


  然后那双眼睛的主人这样说道:“游矢想做的,我都明白。游矢是想把我变成一个‘人’吧?但是我不要。变成人是很麻烦的,很多事情都会显得复杂,我最讨厌复杂的事情了。”


  “游里……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把你变成人?你本来……”


  “我不需要所谓的自由,也不需要生存意义。如果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有生存的意义的话,那么我应该就不是一个人类吧。”


  游里这么说着的时候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至此,游矢在此刻终于注意到了一直以来的违和感的正体:


  “游矢,我是个人偶啊,内部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的人偶啊。没有命令的话,我连怎么活动都不知道,命令就是我活下去的一切啊。教授不在了,我觉得要是打败了我的游矢当我的主人也没什么不好,可是游矢不给我指示也不给我命令,只是不停地让我动让我动,我不明白啊。”


  然后他才注意到他错了,不,不如说是他刚好正确了一半,所以无法发现真正重要的本质:


  游里根本就是一张白纸,那上面什么都没有,连自我都没有,而自己……则是赋予了他一个不明不白的自我,给那张纸上画上了不完整的痕迹,然后导致了这张纸现在依旧没有意义。


  那么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呢?


  游里看着面前失去了反应的人,他虽然表面上没有表情,但心里其实是在疑惑,他是个人偶,但并不代表他没有感情,相反,没有正常感情反应的根本不算个好人偶,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那样会非常没用。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游矢才没有注意到自己想要的?那么这个时候是应该对他说清楚吧。


  于是游里自己坐了起来,随后靠近了游矢,两张无比相似的脸之间的距离骤降:“呐,游矢。给我下命令吧,你的命令我都会听的,自从你打败我,打败教授的那天起,我就已经是你的东西了。”


  所以告诉我吧,你想要我怎么样?


  给我吧,你的笑容,你的语言,你的信任,你的意志,把任何代表你的东西都给我吧。


  然后总有一天,把你自己本身,也一并若无其事的给我吧。


  那就是我的“喜欢的东西”了。


  这是什么奇妙的感觉呢?这个人明明是在向自己寻求支配,可为什么偏偏会有一种被他胁迫了的感觉呢?为什么此时会有一种脖子被扼住的窒息感呢?


  游矢认为自己可能只是对于彻底决定一个人的一切这种事情感到了负担,他觉得自己恐怕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他尝试做一点挣扎:“那个……游里,我果然还是不适合…”眉头一皱,“呃,还是算了……”


  为什么只是一个表情就能让人觉得LP被削了2000+啊!


  终于发现自己走投无路的游矢,在思考了很久之后才终于略带试探地说:


  “那……你就保持你原来的那个样子吧。”


  “原来的……?”


  “就是你还在融合次元里的那样啦!谁都没有说你那样不行的吧!我们现在又不是敌人了,谁都没说你必须要改变啊!”


  “那是,游矢给我的第一个命令?”


  “呃,不……”本来是想反驳的,游矢发誓他本来是真的想要反驳的,可是在他看到游里平静的表情渐渐变成他相当熟悉的那个弧度后就下意识地把已经到嗓子眼的话吞了回去,转而说出了一句颇有责备意味的台词:


  “我说你啊……绝对是故意的吧?”


  “嗯?你指什么?游矢让我保持以前的样子不是吗?”


  看吧就是这个表情,真是……能够把纯良和邪恶完美融合成一个带有狡猾意味的表情的恐怕任何一个次元里都找不出比游里做得还完美的了。


  总算意识到多话等于扯谈的游矢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摇了摇头抚着额头道:“哎……算了,你那么认为的话就是那样吧。啊,还有,虽说你可以像以前那样,但是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把人变成卡片啊!把人变成卡片禁止!绝对禁止!”


  “我知道了,那这就算是第二个命令对吧?”


  “你……”不在意不在意不在意,在意就输了!在脑子里好好循环了几次后游矢决定眼不见为净于是垂下了眼盖和脑袋,“啊啊,还有,既然我的话你都听的话,就好好的去给我培养一个兴趣出来!没有兴趣的话根本不算是一个人嘛,不准反驳!这是命令!”啊咧?实际用用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坏嘛~这样的话让游里独立起来应该也不是什么难……


  “啊……要光是说兴趣的话我有哦。”


  “诶诶诶?!?!原来你有吗???!!!”


  因为太过震惊,游矢猛地睁开双眼抬起了头,所以当他看到眼前只有一片紫色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然后才注意到了映在那片紫色中自己的模样,以及感知到的奇怪触感……嗯?!


  然后游矢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和游里好像形成了所谓“接吻”这个动作的样子……的样子……样子……子……


  “你你你你……”你干什么啊!但是完全成不了语句。


  “不是说过了吗?我只是想游矢在一起哦。”


  “哈……?”


  想要进一步寻求解释也是无济于事,看游里的表情就知道了,而且恐怕他也不会给自己一个明确的解释吧,因为游里的心是由种种“结果”组成的,何为“理由”还需要自己今后去教会他。


  所以现在……就先这样吧?


  —关于那之后—


  “游矢——”今天迎接走出LDS大厦的游矢的是突然抱上来的游里,这在近几天里已经成为了众人见怪不怪的场景,至于为什么洋娃娃会升级成背后灵,多数人员表示当事人的游矢要是不在意的话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嘛。


  不如说,由于这位前·中BOSS最近彻底恢复了他作为敌人时的性格和姿态所以相当有几个人感到过不安,不过在游矢的一句“没事的,游里他不会乱来的!我给他说过的!”和他那大方的自然笑容下,一切流言蜚语便平静了下去。


  没什么关系吧?毕竟现在明显……


  “啊啊,游里那家伙,这下是完全变成游矢的人偶了嘛。”


  就职LDS的丹尼斯看着玻璃外楼下的那两个公开秀恩爱的“兄弟”,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而一边的赛瑞娜也看着话题中的两人,眼里却出现了一丝嫌弃:


  “是吗,我在我看来那更像是脖子上戴了个项圈呢。”


  “哦呀?赛瑞娜你以外的其实喜欢那一口?”


  “怎么可能。”赛瑞娜这么说着离开了窗边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走进电梯她才将自己的情绪完全表现了出来,那份嫌弃彻底变成了厌恶,脑中仍旧回转着前两天路过赤马零儿办公室时,从那里面走出的游里看见自己后露出笑容的模样。


  他那时说:不用那么紧张嘛赛瑞娜,游矢可是有命令我不准伤害你们的哦。


  那之后,她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看见了和今天所见的一样的光景,在别人看来那恐怕是主人和一个粘人的人偶吧,可是在她看来那怎么看都像是……


  “哈……人偶和戴了项圈的主人吗,真是可笑。”





评论(2)
热度(56)
  1. 暗玥公主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