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蕉番】sacrifice circulate(黑暗曲三混慎入)

•说好的蕉番挑战,听很多人说融合啊不是游吾男友力报表于是……我马上爬起来去看了看53我就只想说尼玛这活脱脱的脱团狗属性也太TM的……苏了!

•于是……“不行这货我要好好整整要不然总觉得哪里非常的不舒服”这种感觉就突然窜出来了是怎么回事?所以说这篇文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我想弄死香蕉的心态(大雾

•我觉得蕉凛恐怕拆不开了,我也舍不得拆(凛妹看样是个女汉子啊!)

•前言撤回,柚子系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蕉番要怎么办呢,好说变成soulmate就好。老婆不如灵魂伴侣真是百用不爽的安排

•说到soulmate我就首先想到了轮回的问题,再加上最近在补黑暗曲,基本意调就决定成:█之█/██x██病█x██days了(为了不剧透消音部分在片尾),请各位注意(破坏力有一点……

•你觉得这几首搞得出HE?能的大神请在评论留言给我(上回在b站看了个██病█的HE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后,发型问题请当成bug省略掉吧……就当是发型这个因素是除了同为番茄的人以外看不出来的吧!!

 

 

 

 

 

 

  嘀、嘀、嘀、嘀。

  嘀、嘀、嘀、嘀。

  嘀、嘀、嘀嘀嘀嘀嘀——

  耳边的仪器声音变得很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吧,因为游矢的表情看起来很可怕。

  游矢是我的弟弟,应该说他算是我的弟弟,从我们在这个“设施里”醒来开始我们就在一起,我是五号,他是八号,其他还有很多很多长得一样的人,但是现在只剩我们两个。

  至于名字是我们自己想的,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说要起个好听的名字,我们喜欢做梦(yume),所以我就是游吾(yuugo),他就是游矢(yuuya)。

  游矢比我胆小的多,所以我得保护好他才行,看着他的表情渐渐变得奇怪而且不说话,我知道他一定又被什么东西给吓到了,我想像以往一样紧紧抱住他,告诉他没事的,有我在。

  但是我才刚刚伸出手,他就抓着我跑了起来。

  白色,白色,白色,那里这里都是白色,我们看惯了的光景。

  四周都是墙壁,有透明的也有不透明的,有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不过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我知道他们也都是一对一对的,因为他们的衣服上都有和我和游矢一样的名牌。

  我是donee,游矢是donor。

  大家都和我跟游矢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有的人只有四根手指,比如说有的人只有一条手臂,然后所有人都有一个地方和我们不一样。

  他们的眼睛都是一个颜色,只有我和游矢的眼睛是一人一只红色和蓝色的眼睛。

  穿过了好几条走廊,游矢差不多也该迷路了吧,果不其然他慢慢停了下来,在一个白色的十字过道口,他突然回头望向了我:

  “游吾…出口在哪里?”

  哼哼哼,我就说你对这里的理解是比不过我这个每晚都出来夜游的哥哥的吧,所谓出口就是指的那些不是墙壁的门吧?我很快就给他指了个方向。

  他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随后睁大了眼睛,又看向我,怎么了?他这样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看起来好像……很难过?

  我不明白,所以我还是想去抱抱他,但是他却做了一件从没做过的事。

  他的眼睛里流出了透明的液体,那好像叫眼泪,人在难受的时候就会从眼睛里流出来,我就经常在他痛的时候看到那种液体,所以我很担心地走了过去,但是他却马上跑开了,朝着我刚刚指的方向的相反的方向,速度很快。

  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为什么?难道是因为要玩儿捉迷藏吗?明明给我说一声就好了的,可是不行啊,已经快要到睡觉的时间了,等一会儿“博士”们会来抓人的哦。

  我看到地上掉了一把刀子,游矢掉的吗?我把它捡起来之后不久,果然几个没见过的“博士”就跑了过来:

  “A05,你有看到你的贡献者吗?”

  “??”

  “啧…残次品连话都听不懂吗?问你A08去哪里了!”

  “啊……”

  不能告诉“博士”们我们有名字了的事,也不能说太多话,因为会被骂,我点了点头指向了游矢跑向的地方,几个“博士”就马上追了过去。

  也没关系吧,反正我也很想快点见到游矢。

  这么想着我又看向了几个“博士”离开的方向,然后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博士”们的手上都有东西,有的是和我手上的刀子很像的东西,有的是黑色的看起来很重的东西,那是什么?为什么去带游矢回来要用到那些?然后我发现自己想到了些什么。

  会让人很痛的东西。

  每过几天就会发现不在了的,戴有「donor」标牌的人们。

  跑得很快的游矢。

  难受的“眼泪”。

  啊……

 

  游矢正在尽力地奔跑着,他的脸上满是恐惧,那不仅是来自肉体的疲惫,更多的是来自心里的痛苦:

  把游吾……留下了。

  就在刚才,他“杀了”一个“博士”,因为那个“博士”想要“杀”他。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站在诊断床边,脚边有一片红色的水洼,那个“博士”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知道自己做了无法挽回的事。

  更可怕的是,刚刚那位“博士”自言自语的内容,他全都听懂了。

  自己和游吾都是残次品,残次品都要被销毁,然后回收。

  不能呆在这里,在这里的话游吾和自己都会被“销毁”!

  所以带着不明所以的游吾跑了起来,要快点逃出去才行,但是他并不识路,所以最后只能求助于总喜欢偷跑出来夜游的游吾。

  问他出口在哪里,他指的方向,却是两人的销毁室。

  难道说……游吾放弃了吗?

  游吾的笑容一如既往,但此时在游矢眼里却是如此的刺眼。

  和游吾一起留下来?还是一个人离开?

  最后游矢选择了后者。

  所以对不起游吾,对不起…

  “找到了!是A08!”

  身后传来了吼叫声,游矢在陷入绝望的同时奋力的加快了脚步,因为写有EXIT的出口就在眼前了。

  可是,下一秒他的身体就被无数只手捕获,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单只的红色眼瞳映出了白色的刀刃,啊啊,原来是这样。

  这是……惩罚吧,自己丢下了游吾的惩罚。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明白呢?要是不明白的话,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为了游吾死掉,也比现在作为废弃品处理掉要好得多啊……

  红色的瞳孔再次渗出泪水,这时,游矢听见了尖锐的尖叫,然后是一阵又一阵的沙哩沙哩的声音,视野中的三个“博士”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不见,最后站在自己视野中的……

  “游吾……”

  单手持刀,身上染满鲜血的游吾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依旧,唯一的不同就是,他那只蓝色的眼睛正在发出骇人的光。

  “游矢。”游吾笑着这么呼唤着他的名字,跨坐到了他的身上,举起了已经变成红色的刀刃。

  被游吾杀死……其实也不错。

  然后世界回归黑暗。

 

  或许是因为死前吧,总觉得看见了很多奇怪的片段。

  自己和,游吾。

  自己是个王子,游吾是自己的侍从,但自己经常让游吾扮成自己的样子解决那些公务,因为游吾和自己长了一张脸嘛。

  游吾很温柔,总是娇惯自己,虽然有的时候也很罗嗦,但自己真的很喜欢他。

  可是后来自己喜欢上了另一个国家的人,而那个人却与又一个国家的公主定下婚约,于是自己下令攻打公主的国家。

  那之后怎么样了记不清了,回过神来很多人已经打到了城下,然后自己被不知道什么人给打晕,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平民的服装,睡在一个风车里,而游吾……不在身边。

  自己也不是白有一个能当王子的脑子,游吾会做些什么显而易见,等自己匆忙赶到广场时,“疯狂的王子”已经被送上了斩首台。自己高声呼喊着,呼喊着自己才是那个王子,呼喊着游吾的名字,可是一切都被淹没在群众愤怒的呼声中。

  然而刑架上的“王子”却仿佛是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一般,漂亮的蓝色眼睛望向自己,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像是说了什么,游矢看着那口型:

  「游矢。」

  名字?他明明一直都叫我殿下的!这时小小的王子想起不知多久前和自己的召使打趣的对话:

  『游吾你,要是我的哥哥就好了。』

  『游矢殿下您又在开玩笑了。』

  『那如果哪天你真的成了我的哥哥的话就不能再叫我殿下了啊!』

  『那种事怎么可能呢,殿下。』

  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有好多事没有跟你说,我还没有好好夸奖过你每天泡的红茶都很好喝,我还没有亲耳听见你叫我的名字,我还没有……

  对你说声对不……

  “喀嚓!”

 

  啊啊,游吾,游吾……我最爱的哥哥,这难道就是报应?不过也好,这次要是用我的命能够换来你的命的话……

  “A05,A05,听见了吗?”

  有人拍着自己的脸颊,自己睁开眼睛才发现又是不认识的“博士”……等等!为什么我还活着?!他刚才叫的是什么?A05?我?我是A05?!

  我猛地睁开眼睛,然后才看见面前的“博士”们,然后不远处,像垃圾一般被拖拽着不知要前往何处的……是穿着我的衣服的……游吾……

  然后我听见了一旁有人这么说着:

  “报告,A08镇压已完成,确认对象已废弃,是,请放心,零件已入手,A05一定能成一件完美的作品。”

  已废弃?镇压?A08?我明明还活着,也就是说……

  “我不是A05!我不是游吾!那边那个才是!我是游矢!我才是A08!”

  我突然挣扎起来,希望他们能就这样把我杀掉,为什么啊!为什么游吾要受到这种对待!游吾!游吾!游吾!

  但是回应我的,是研究人员们意外的表情,然后是残酷的自言自语:

  “这真是预想之外,没想到居然衍生出了如此复杂的感情,这效果真是比预定还要好,A05,不,A08将会是我们最杰出的作品!”

  怎么会……这样……

  我觉得全身都失去了力气,被什么人抱了起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游吾不在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求你了,求你了,谁都好……

  来杀了我吧……

 

  然后,我再次睁开了眼睛。

  耳边充斥着有些耳熟的嘀嘀声……还在设施里面吗?为什么,就算想死也死不成呢?

  视野逐渐清晰的同时,首先感知到的是血腥味,这是怎么回事?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诊断床,然后是倒在血泊中的年轻研究员。

  怎么可能……

  “游矢?你怎么了?”

  意外,而又不意外的怀抱还有声音,我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双手,然后听见了身后的人有些吃痛的声音:

  “啧,游矢?怎么了?很害怕吗?没事的哦,有我在这里呢。”

  啊啊,是啊,游吾在这里,就在这里。

  于是我转过身握住他的双手,对他说:

  “游吾!我们逃跑吧!”

  “诶?逃跑?”

  “快点啊!求你了!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跟你走就是了吧?”

  凭借上一次的记忆,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嵌有绿色指示灯的出口,我不禁喜出望外:

  “游吾你看!是出……”

  “砰!”

  震耳欲聋的枪鸣,然后我在我眼中绽开了血色的花,从身边的游吾的脑袋上。

  突然加至身侧的重量,血液的香气,没有了光芒的蓝色眼瞳……不……不……

  “游吾!!!”

 

  再一次,在诊断床前醒来,我已经顾不上感动,拉上游吾就跑了起来。

  这次我们没有受到阻拦,打开期待已久的门后,那里是楼梯。我们沿着那个总算到了可以看见外面大地的地方,还有几步路就到了!

  “游吾快啊!我们就快自由了!”

  我自顾自地往那里跑去,然后听到身后传来紧张的声音:

  “游矢!!”

  “呼”地,身体小小地飘了起来,被推了,被游吾?为什么?

  回答我的是在我身后骤然落下的铁栅栏,还有被它拦腰斩断的游吾的身体。

  为……什么……

  为什么啊……

  然后,我又一次睁开双眼。

 

  不论怎么设计,不论怎样逃脱,游吾总会在我面前死去,他死去后我若是闭上双眼的话再次睁开就会回到那事出的诊断室。

  几十次,几百次,说不定已经有几千次了呢,我目睹的游吾的死相,连表情都麻木了。这实在太过分了,对我,对游吾,这简直比世界上最毒的诅咒都还要可怕,要如何才能斩断这该死的连锁呢?

  其实很简单的,不是吗?我一开始就祈愿的那个结束。

 

  “游矢?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了看血泊中熟悉的尸体,然后爬上床抱住了游吾身体。他愣了愣,然后伸出手紧紧回抱着我,温柔地梳理我的头发:

  “怎么了?刚刚掉下床难道是因为做噩梦了吗?”

  “没有……就是想抱抱你。”

  “真是拿你没办法。”

  我们就那样躺在冰冷的实验台上紧紧相拥,我只是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做点喜欢的事,然后和他好好说说话。

  “呐,游吾。”

  “嗯?”

  “我最喜欢你了。”

  “嗯,我也是,最喜欢你了。”

  听见这句话让我感到满足,或许,或许在我还是王子时,要是他肯这样对我说一句的话,那之后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在听见门外渐近的脚步声后,我松开了他而爬上了自己的那张床,静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真是漫长啊,现在回想起来,既然一切都是在这里开始,在这里结束也不错。

  游吾,接下来就会作为成功作品活下来了吧,这个他会为我悲伤吗?

  一定会的,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是我最爱的哥哥,我最爱的游吾啊。

  “A08,现在开始对你的解体和销毁。”

  明晃晃的纤细手术刀,和我印象中的刀刃大相径庭,无论以前我的国家的刀剑,还是“第一回”里游吾曾使用过的刀具……

  等等,说起来我是为什么会取回以前的记忆的?

  这个突兀的问题让原本已经相当平静了的心情突然动荡了起来。

  对了我那时本来以为会被游吾杀掉,但睁开眼睛却发现他已经死了,而且还交换了我们的身份,也就是说在我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游吾死了。

  是游吾的死……让我想起了一切?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了脊背上泛起了一阵寒意,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如果我死了的话游吾也会……不,不,在那之前,为什么我现在会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游矢!喂你们这帮混蛋!要对游矢做什么!游矢!游矢!”

  “乖乖听话,你接下来就要成为完成品了,就算是为了他的牺牲也给我好生老实点。”

  牺牲?

  “我管那么多!放开我!游矢!游矢!!”

  身体上传来手术的痛苦,可是此时更让我吃惊的是此时游吾的模样。

  那样子……和曾经扑向刑架的我是如此相似。

  那一瞬间,我感到了空虚,超越绝望的空虚,世界的恶意是如此的狠毒,让我连感到绝望的情感都消失殆尽。

  啊啊,接下来就轮到游吾了吗?如果游吾也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的话会怎么样呢?

  我们,就又会开始新一轮的牺牲和伤害了吧。

  意识开始模糊,啊,是这样啊,我也马上就要死了,游吾,马上就会想起来了吧,他一定会自责的,希望那个时候的我还能紧紧地抱住他给他安慰,告诉他,他已经做的很好了。

  所以对不起啊,游吾,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于是迷失于残酷的无限循环中的少年闭上了双眼,他最后向不知名的神明许下祈愿,下一次,希望我们能够生的远远的,可以的话一生不要再见。

  神或许是听取了这个愿望,在蓝色的少年也选择了那个悲剧的结局后,他们降生在了不同地方,不同的次元,少年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吗?

  酷爱恶作剧的神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呢。

  “是你!在这里遇上就是你的末日,我找你好久了!”

  少年驾驶着洁白的机车出现在跨越次元的战场,要是神大人真的存在的话看到这一幕应该会这样说吧。

  他这句话搞错对象了,不是吗?

  那么接下来,这一回开启那命运的轮回的,会是哪一边呢?

  坏心眼的神大人于是kusukusu地笑了。

 

 

 

 

我写完才发现……天惹恶之娘/召使x白黑病栋x蜉蝣days混合的破坏力居然如此骇人,我作为一个hentai抖m写到一半为什么会感到心塞?!这不科学!!!!

啊啊还有,题目是“牺牲循环”的意思


评论(3)
热度(40)
  1. 暗玥公主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