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泽游/甘番】魔女(虽然是女体化却没有福利


•附上原曲【巡音luka  魔女】请一起食用,好吧其实我就是想试试lofter的音乐功能

•我最近好像刷曲刷的有点嗨,嘛……反正我现在是充实界面的时期管他呢

•泽渡哥果然不是一般的适合人渣役,因为在我心中他就是个恶心帅,可萌可虐可调教,本次稍微让他绅士一点,嗯,稍微而已。

•女体化?第一段的少女漫大家可以快进【喂!】

•原曲里并没有我最后那点点甘番情节(而且本文的配置应该是泽甘不过你觉得有甘番的机会我会放着不写?),但是你懂的,我可是甘番狂魔啊



 

 

-这是一个,被遗忘在熊熊烈火中的,一段小小的时间碎片-

 

  来吧,敬请欣赏,这悲伤的故事。

  请千万不要忘记准备好您的手帕。

  听说在某个地方有一位魔女,她与一位王子坠入了爱河……

*

  “真吾~”

  在人流车涌的大街上,偶尔就会看见这般明显热恋中的恋人,他们的存在为城市的春天也带来了一丝热度,足以让看见的人都面带笑容的继续自己的工作。

  那是一名拥有河流般赤红长发和绿色额发的妙龄少女,以及一名金发的少年。就在方才,少女从自己房中踏出后看见少年的瞬间,便满面笑容地朝少年飞扑了过去,然后被少年稳稳地抱在怀中。

  “你不是说今天很忙来不了吗?”

  “我本来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会议结果全是无聊的贵族茶会,我就马上推掉偷跑过来了~”

  “诶诶?!那样的话不会有人来抓你吗?”

  “所以才要靠你啊,今天我们去山上的基地吧。”

  “嗯!交给我吧!”

  很快的,少年牵着少女的手跑了起来,两人就那么跑到了城外的山上,少女对这座山简直比猎人都还熟悉,这或许让她看起来不那么淑女,但这也是她吸引少年的一部分。

  两人就这么在山里游玩到了晚上,少年将少女送回家中,并在无光的街道上仰望着少女探出的笑脸,对她许下次日再见的诺言。

  这实在是年轻人间常见的美好的爱情。

  或许就是因为它太美好,所以它的逝去也来得如此仓促。

  次日,少女再次和少年相见,却不是在少女的房前,而是广场的十字木上;耳中不断回响的也不是少年的爱语,而是诅咒般的祷词。

 

  被十字架所拥,仰望天空 

  Penitenziagite!(悔改吧) 

  祈祷的声音也彻底被抹消 

  Opus transit in otium(献身化为虚无) 

  若连这份爱都要被称为魔术的话 

  Penitenziagite!(悔改吧) 

  就释放出憎恨之炎吧 

  La mortz est super nos!(死亡压迫著我等)

 

  来吧,请好好看着,那如同燃烧一般的天空。

  请不要忘记,那所谓正义的火焰。

  听说在某个地方有一位魔女,她欺骗了一位王子……

*

  少年离开少女的房下后,他一边想着第二天要带少女去何处游玩,一边来到王国城堡的墙外,突然一个穿斗篷的人叫住了他。

  “请等等,你是真吾王子是吧?”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应该是个女孩子。

  “嗯?你是谁?”

  “我是游历四方的祭祀,我听说您与您的恋人相当幸福是吗?”

  “……和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您的恋人是否长了这样一张脸?”

  眼前的女性取下斗篷,粉与紫色长发下的脸和少女一模一样,让少年一时没了语言:

  “可怜的王子,看您的样子好像是呢,您的恋人恐怕是我那背叛了神的姐姐,她坠入了魔道拥有能够魅惑人心的力量,您难道还要继续沉浸在虚假的幸福里吗?作为未来一国之主的您?”

  “我……”

  “我相信您应该听过对魔女唯一的手段。”

  “可是……”

  “您难道到要看着您的国家因为您而毁灭?”

  “……我知道了。”

  “贤明的判断,我会帮助你的,因为姐姐的罪孽也是我的责任。”

  第二天早上,少女被突然冲进家门的卫兵们带上了火刑架,她的面前是一脸痛苦的少年,他身边时用秘术隐藏了相貌的祭祀,她正诵读着净化的诗篇,渐渐没过了少女痛苦的祈祷。

 

  绑上十字,唤作恶魔 

  Penitenziagite!(悔改吧) 

  在她呐喊出,邪恶的咒语前 

  Virtus migrat in vitium(美德化为恶行) 

  将那有罪的魔术,交付审判 

  Nunc cuncta rerum debita(於此刻一切都) 

  燃烧起这神圣之炎吧! 

  Exorbitant a semita(偏离正轨而陷入疯狂)

  如此空虚的,人们的愚昧 

  Penitenziagite!(悔改吧) 

  让那夕阳的赤红,持续燃烧吧 

  La mortz est super nos!(死亡压迫著我等) 

 

  鲜红的火焰渐渐从两边的柴堆燃起,少女的双脚开始被灼伤,但她的心中却一直回想着曾经和少年的那些幸福的日子。

  少年曾说她的长发很漂亮,但此刻那长发却因为是魔力的象征而被截断。

  少年曾说最喜欢她的眼睛,但现在他看向她的眼神却只有痛苦与畏惧。

  少年曾说会将她公示于众,但她却没想过会是作为魅惑王子的魔女。

  少年曾说……

  少年曾说……

  啊啊,过去的幸福是如此的耀眼而遥远,灼热的痛楚已经开始席卷她的身躯,前所未有的痛苦让她留下眼泪,泪水仿佛也染成了和她的双眼一样的颜色。

  她想,为什么我要受到这种对待,我明明是爱着他的,明明只是单纯的爱着他而已啊!

  于是过去的一切都变得可恨了。

 

  十字架上的少女突然停下了挣扎和哀嚎,火焰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少年感到不安,他甚至想要上前去查看,但是很快他就再次听见了少女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少女那号哭般的声音:

  给我记住,我恨你,我诅咒你!!

  然后围绕在少女周身的火焰变化了,夕阳般的颜色化作了少女眼瞳那般的血红,它们就像是慰抚着少女一般将她包围。冲天的火焰仿佛要把夕阳都染成血色一般,当那一片片血色的残云散去,十字架上的少女已经生出了一对美丽无比的漆黑羽翼,被仇恨点燃的血色泪痕深深刻在少年的心中。

  被火焰灼伤的残破少女就那么挥动那对黑翼,飞离了这个重生之地,少年只是呆呆地望着那漫天的黑羽,伸出手却连她的一丝痕迹都无法捕捉。

  回头,无名的祭祀已经消失不见,恍然大悟的王子马上下令逮捕,可是那怎么可能呢,是的。

  “人类想要抓到魔女还真是痴心妄想呢。”脱去斗篷,卸下伪装的魔女早已来到了城郊山野的另一头,她的双臂间沉睡的正是已经收敛双翼的少女,魔女怜爱地抚摸着少女的脸庞,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我早说过的游矢,你是不可能跑得掉的,这样一来你就彻底是我的了,以后也请多多指教,我心爱的使魔。”




姑且还是说一下设定,泽渡哥是一国的王子,游矢游里都是魔女,但游矢是真心喜欢上了泽渡,但被游里发现,于是游里诱导了泽渡把游矢逼上绝路使游矢魔力暴走,最后结果是游矢连魔女都当不成了只能成为游里的使魔。果然这种题材很适合甘番~(等等我才发现全程好像就百合花连名字都没出现过……算了吧)

其实原设定王子役是社长的,但是后来仔细想了想这个王子吃瘪了不适合社长啊(深层意思就是指泽渡哥……咳咳你懂的

顺带一提我真的挺喜欢这首歌的虽然我不是鱼葱党也不是茄章党,不过这首歌挺带感的不是吗?V家黑暗曲60首我还没刷完,说不定很快就又要再见了?

评论(1)
热度(24)
  1. 暗玥公主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转载了此文字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