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自搬】目に映るもの

总之先把贴吧里那篇移过来再说,也算是为一会儿要发的东西预个热,这么久都不知道要来老福特我简直佩服我自己
启发来自游里柚子的冰山捉迷藏,我是甘番狂魔小夜,老福特的各位请多指教(P.S.我有没有必要把贴吧里另外几篇文也搬过来?)


●原作BE妄想,战败设定
●赤游元素很低表打
●甘蓝鬼畜病娇有



  我的眼里只会存在两种人:强大的人,看得顺眼的人。除此以外,碍眼的人都会马上把他们从视野里排除出去,不论是从我的眼前,还是从这个世界。


  要说前者的话,对,比如教授,毕竟我可没有什么自找麻烦的奇怪兴趣。至于后者大概就像是教授让我抓的那几个女孩子那样的吧,毕竟是让教授感兴趣的“钥匙”,说不好奇肯定是骗人的,而且从几个不同的次元里找出一模一样的人什么的也是挺好玩儿的,更何况这几个人也不算太弱。


  可是最近出现了一个另类的家伙呢。


  “你还真是厉害啊,居然还能跟我耗这么久,你看看,都早上了啊,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吧?”


  我举着决斗盘慢慢走过了一个岔口,感到了从走廊那头传来的微弱气息,我便继续踏着不慌不慢的的步子朝那里走去,并在能够刚好看见前方不远的拐角后不自然的阴影的地方停了下来,低声说道:


  “藏在那种地方也是没用的哦,再不快点出来的话等下会有惩罚哦。”


  那片阴影小幅地颤抖了一下,可是那里的人却还是没有出来。嘿~?他胆子变大了嘛,虽说这也算是一种好玩儿的发展,但我可没有就这样放过他的意思啊。


  “冥黑炎融合龙,直接攻击。”
  “轰隆!”


  啊啊,好吵,整备员又有的事做了。不过那也不关我的事儿,毕竟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已经完全被摧毁的墙壁背后,躺着被冲击的余波波及的他,那撮绿色的竖发看起来也相当萎靡而且不断的颤抖着,完美地体现了主人现在的心境。


  于是我走到那人的身边蹲下,对他露出了笑容:“抓——到——你——了,游矢~”


  攻陷基础次元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最终以赤马零儿的败北作为了那场战斗的休止符,真是让人惊讶,本来应该是最为无力的基础次元却成为了耗时最久的战斗,这也是教授所说的基础次元的“可能性”的体现吗。


  而那份可能性的体现就是我为那场战争添加的决定性胜利中的败北者,一个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召唤式的决斗者,榊游矢,某意义上来说也许也算是另一个我?


  而我,看这家伙很不顺眼。

  并不是不喜欢那容貌,再怎么说也是和自己的脸,不过正因为如此,看到自己的脸在另一个人身上并作出各种不堪的举动难道不会让人火大吗?

  可是我也不讨厌,不如说这家伙某种意义上也会让我觉得有趣。

  我对他这么说着,伸出手故意去碰触他的肩膀,果不其然在碰到他的瞬间他就颤抖了起来,气息也乱了,怎么说在一年前的战争里他也是相当出色的战士,能让他产生这种极端反应还是能给我带来一定的成就感,不过仔细想想也理所当然。


  毕竟是当了我整整一年的玩具嘛。


  还记得最开始他败给我的时候,眼睛里还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和不甘,不过现在这些杂质也逐渐从他的眼里消失了,只剩下了没有依凭的执着,为了什么?想想也知道,想要保护曾经基础次元和XYZ次元里的那些人?哈哈,好无聊。


  不过那双眼睛的确变得更好看了,鲜红的,和我完全不同的颜色,看到这双眼睛里出现名为恐惧的情绪,却死活不肯放弃希望的可笑神情,不知为何心情就会变得愉快起来。


  对,我看这家伙不顺眼,但他能让我开心。

  真——是很另类呢,这家伙,看到他就想让这种货色消失,可玩到一半又会不舍得,这么好的玩具以后让我到哪里去找啊。


  让我抓来的那三个女孩子都已经被教授送进了赛瑞娜体内,我也是需要吞噬掉眼前的这个存在的吧,毕竟我已经吞噬了同调次元那个人,而XYZ的份在他的体内。教授的命令也还没下来,应该是还没到必要的时候吧,到那时为止,何不再多玩会儿呢。


  就像是安慰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瞬间就拽住了红绿相间的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与他对视:“很开心哦,但是我明明说了不要逃为什么还是跑出来了呢?”

  “呜!什么都…没有…”看着那明显扭曲却强忍着什么的表情,我就明白这家伙肯定是遇上了什么好事儿吧,毕竟我可是一直都把他藏在我的房间里,要是平时的话他是不会想到要往外逃也不会有胆这样骗我的。


  擅自和我玩儿捉迷藏虽然很有趣,但敢对我有所隐瞒还真就有些得意过头了。


  “游矢,看看,这是我今天从基础次元给你带回来的礼物哦。”


  我将两张卡片亮在他面前,虽然不知道那里面的是谁,但只要是基础次元里那个“游胜塾”里的人就足够了吧。话是这么说,那当然不是我今天才特意搞到的就是了。


  看着他的表情陷入呆滞,然后慢慢转化,啊啊,就是这个,有什么比这种由恐惧到愤怒的转变更为美妙的呢?


  我喜欢他的眼睛,而且比起那种宝石般的鲜红,此刻宛若燃烧的血红光芒也是相当的赏心悦目。


  “游里……只有你……绝对不能原谅!!”


  张牙舞爪的小猫就算扑上来也只会让人愉悦,而这种反抗心及其动力的那一丝侥幸的希望也会在一次次的败北和痛苦中被渐渐淡去。我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既然教授那个学不乖的儿子总想把我这可爱的玩具抢走的话,就让他下次来的时候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就好了。


  毕竟没有主人的命令,人偶是不会动的不是吗?


  或许他本人并没有自觉,实际上面对我,已经连原本力量的一半都无法发挥了的游矢就算用了“另一个他”的力量也毫无悬念地败给了我,现在虽然失去了意识,不过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能看到这双眼睛变得更为纯净了一些吧。


  将地上的人横抱起来,绿色的刘海不受控制地滑落后我才注意到了那下面和他红色的发一个颜色的伤痕。


  “啊呀,又不小心弄坏了啊。”不过修好就行了。
看着熟睡的他,我伸手摸了摸那双被眼睑盖住的眼睛,手指上使了点力,然后便被自己的理性给压了回去。


  到底还要看多少次,我才会按耐不住把这双眼睛挖出来当收藏品呢?
  到底还要多少次,这双眼睛才会除了对我的恐惧和愤怒仇恨以外什么都不剩呢?


  到底还要多少次,这个人才会完全属于我呢?


  我低下头吻了吻那额头上的血色记号,然后在警备员赶到前离开了现场,我可得快点修好我的玩具,不然我可得无聊了呢。


  呵呵,开始有些期待了。


  “那么晚安游矢,明天见~”

评论(1)
热度(36)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