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all金】金沙秘宝(2)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玩意儿是月更了(对不起)

•写在最前:all金保底,含其他角色的亲情向等(比如本章的呆毛姐弟),但基调all金不会变,现代架空,秘宝paro,科技树迷,世界观迷,总之各种兴趣加成注意,并且就如同上次所说本章竞拍环节请千万不要深究道理问题(没看到我连货币单位都没加吗)

•tag来自本章戏份最重的两位,所以严格来说并没有艾金和嘉金的互动,不如说这一章全是竞拍者之间的互动请注意(下一章就有金宝的戏份了!我保证!)

•因为艾比小姐以后都没有戏份了,所以努力想写一个可爱又帅气的女孩子,我尽力了……

•怎么办嘉德罗斯怎么写都会想到闪闪,我明明只是想苏嘉!为什么啦!这是病吧!!

 

 

 

 

 

 

 

•对不起啊安哥……

 

 

 

 

第2章: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女!

  所谓拍卖会,理所应当的就是会有形形色色的客人,有人兴致勃勃,自然也就会有人兴致缺缺,就像二楼某个包间里的这位红发的小姐。

  “哎——好无聊啊,说是圣空国的拍卖会实际上也没什么厉害的嘛。”

  “嘿呦我的老姐,你可别忘了是谁哭着求咱妈让咱们来的啊。”

  “因为我听说全球的好男人都对这次拍卖会感兴趣嘛!”

  “呵,你哪儿来的小道消息,再说了人家感兴趣的那也是商品,关你什么事儿啊?”

  这对和整个拍卖场的气氛严重不合,怎么看都像是走错了片场的年轻姐弟来自玳瑁科技公司,请不要光看两人的形象就把玳瑁科技当成一个造型公司,两人能够坐在这个位置就已经充分证明了玳瑁科技国际一线品牌的地位,正如其名,玳瑁科技主打的是保健医疗技术。

  而黑发少年埃米一想起自家亲姐——红发少女艾比几个月前是如何毫无一个玳瑁大小姐应有的节操下限地向他们的父母卖萌打滚求门票的模样,嘴上就忍不住想吹吹姐姐的梦话。

  粉红泡泡瞬间被吹散,方才还一脸憧憬的艾比小姐一听这夹着冰碴的大实话眯起了双眼,冷不丁一巴掌直接将亲弟弟抽倒在地,然后堂而皇之地抬起双腿霸占了整个沙发,一副贵妇自怜的模样:

  “哎——还以为能找到个配得上本小姐的,可这脸勉强看得过去的又都是些怪物,刚刚好不容易在走廊上遇见个池面保安,只可惜脑子是傻的,怎么就没个又帅气又可爱的孩子呢。”

  “嘶,姐你当男人都是你点心塔上的马卡龙随便挑呢?!”

  埃米坐在地上呲牙咧嘴地又是一句全自动嘲讽,但看到亲姐已经抬起的玉脚,瞬间全身一凛从地上爬起迅速移动到沙发背后给艾比捏起了肩:“哎姐你啥都没听到!姐你说啥都是对的,啊?”

  “哼,这还差不多。嘿你倒是轻点儿啊!”

  要是有第三者看到此时两人的相处模式,或许会觉得就算埃米是弟弟他的态度也太过没有矜持了一些,殊不知,在埃米心里,他的姐姐值得她想要的一切。

  毕竟,他在家里的称呼是“埃米少爷”,但同为18岁的艾比可不是“艾比小姐”,只有少数核心研究员和家属才知道,也才配知道她最正确的称呼可是“艾比博士”。

  埃米随后停下了替姐姐服务的手,也不说开口请求坐回沙发,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埃米其实很喜欢站在艾比身后的时间,那样会让他觉得他不会挡住姐姐的光芒,也能随时地支持她。

  姐姐很厉害,就是太一根筋了,所以就得由我来保护好她才行。

  更何况。

  “喂衰仔,傻站那儿干嘛,过来坐啊。”

  “诶好嘞我的姐!”说着埃米便做到了艾比蜷起双腿后空出来的空间里,随后把她的双脚放在自己的腿上按捏起来,并对艾比的“自觉不错,原谅你啦。”不做任何评价。

  他姐姐其实人还挺好也挺可爱的,知道的人少几个也好不是吗?

  埃米一边考虑着自己未来姐夫的重要审核,一边把目光放回展台,就看到了鬼狐正在一脸得意地说些什么。

  啊,说起来这场拍卖会的重头戏好像是什么黄金蛇?呃,该不是真有人信了那个传说了吧?哇噻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抱着鄙视与好奇参半的心情,埃米对黑布之下也投入了几分注意,黄金蛇亮相的瞬间他只觉得眼前一晃,似乎看到了一个奇妙的轮廓,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错觉?还是反光?

  可是……真的挺漂亮啊,看来传闻还是有那么点可信度的,不过反正姐也不怎么沉迷宝石,应该不会太激动吧。啊,但万一她喜欢呢?反正这次自己也没买什么,只要那几个特殊人群不参战的话就把自己这次的额度借给她用用吧。

  想着总之先确认一下姐姐的意愿,埃米一回头,“唰”地一下面前的姐姐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把埃米吓了一跳不说,还抓起了埃米的手放到了她的腿上:

  “衰仔,掐我一下。”

  “啊?不是姐你怎么了突然?”

  “叫你掐你就掐,快点儿,哪来那么多废话!”

  嗯???等等??这会场里的傻逼是不是把我姐传染了啊混蛋?埃米无端地这么想到,然后一个没注意连下手都重了些。

  “好疼啊死衰仔!”

  一耳巴子被扇回沙发躺平的埃米一边觉得委屈一边在心里咒骂起了几乎全场的来宾,但很快他就没闲心干这破事了。

  艾比揉了揉自己被掐疼的大腿,像是确认着什么一般小声地嘀咕着:“嘶——真疼,不是梦?真不是梦!”

  听着姐姐这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的台词,埃米心里更慌了:“姐啊那不就是一条蛇吗?你急个啥啊。”

  “不就一条蛇?”艾比语气诡异地重复了一次,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展品,最后露出一个在埃米看来特丢人也特不妙的得意表情。

  糟,姐这是要暴走啊!

  然而还来不及让埃米在做些什么,仿佛打了鸡血的姐姐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几步上前走到窗边大喊了一句:“500万!”

  “21号,报价500万。”鬼狐口中报出第一个价数,代表着这场战争的第一炮已经打响,场面顿时沸腾起来。

  “姐?!”埃米有些崩溃,姐这一出手就是他们各自在这次拍卖会上可使用的额度的四分之一,看这个势头怕不是……

  “衰仔你闭嘴。”然而艾比小姐听不进去。

  “600万!”“105号,600万。”

  “610万!”“89号,610万。”

  “630万!”

  “670万!”

  “710万!”

  “770万!!”

  以艾比为开头,不少人也终于回过神来加进了竞拍,看着一个个认都不认识的无名小卒接连超过了自己的报价,艾比一边露出不友好的笑容,一边在心里挽了挽袖子:好啊,本小姐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1000万!”

  “21号,1000万。”

  “姐你干什么呢!冷静点啊!”

  “我说了闭嘴,衰仔,你姐我的人生就在此一搏了,那就是我宿命的对象不会有错的!还有衰仔你这回也什么都没买吧?额度借我用用。”

  不行了姐已经疯了。

  就在埃米心中绝望狗带时,有人再次报价:

  “1500万。”

  “9号,1500万。”

  嗯?两姐弟顿时把狂飙的思绪收了收,座号前十?要知道这场拍卖会的号数可是按照购票顺序排列的,艾比对这场拍卖会的兴趣绝不算低,然而还是只拿到了20位以后,这个9号是何方神圣?

  埃米迅速朝刚才发出声音的房间望去,那明显也来自二楼,可在看清那个房间里的人后艾米傻了眼:清一色的黑服、黑色面罩,还有被围在中间的那个挑染地很有特色的蓝发男人,是“晋”?!

  然后埃米马上看向了艾比,艾比明显也已经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不如说全场似乎都意识到了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等级划分,因此一时间也没有人再鲁莽加价,全场一片低声细语。

  但是埃米,却被眼前的一幕夺去了一切思考:

  艾比咬着下唇,眉头紧锁,她的手抓紧衣角又放开,如此重复了多次,最后在短暂的犹豫后少女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时那双赤色的瞳中已经燃烧着一种义无反顾的烈焰。

  这让埃米心漏一拍。

  “1600万!”

  “21号,1600万。”

  “咻~”不知场内是谁这样轻佻地吹了个口哨,甚至还有人曼斯条理地鼓起了掌,被姐姐的行为吓到无法反应的埃米在听到这些声音后忍不住涌起了一丝迁怒,但正当他想要寻找掌声的来源时,另一个声音打破了这场僵持:

  “2000万。”那是坐在一楼边缘的一个黑肤白发的男子。

  “3000万!”艾比则想都没想就把价怼了回去。

  “3500万~”

  “101号,3500号。”

  继艾比之后第二个女声在场中响起,这个声音让艾比眼中的火焰燃烧地越发旺盛了起来:

  星月魔女?呵,平时敬你三分,还轮不到你来跟本小姐抢人!

  “4100万!”

  “姐啊啊啊你这是要透支多久的零花钱?!”可怜苦劳人的埃米还试图尽最大的努力让姐姐回心转意,然而事实却是现在的艾比小姐所向披靡!

  “几年都成!”

  少年埃米,彻底放弃了挣扎。

  “5000万~”

  “57号,5000万。”

  下一个声音里明显地带着凑热闹的游刃有余,这似乎也算是冒犯到了艾比小姐的战火,她凶狠地朝声音的方向一瞪,不爽感更加严重了:

  “怎么连紫堂家的小鬼都来坏本小姐的心情!6000万!”

  “7000万。”

  xx!又是紫堂家!虽然不是刚才那个人但是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俩就是一伙的啊!跑到这种地方来专门在本小姐面前秀兄弟爱吗?!好,好啊,小姐我就陪你们玩到……

  “一……一亿!”

  紫堂家的包间突然爆出一个怯弱却也坚定的声音,包括他房间里的兄弟以及艾比在内的所有观众似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提价跨度所震慑,只有前排那个魔女把玩着自己的头发,颇有些怜悯意义地小声道:

  “哎呀呀,看样子是好不容易逼出来的胆儿呢,漂亮漂亮,只可惜啊——选错了地方呢。”

  随着凯莉的话音落地,某个包间里一直坐在沙发上观摩一切的男人站起身来到窗边,语气无比地放肆:

  “5亿!”

  仅一言就让原本无声的场内炸开了锅,此刻已经不是争抢,而是议论的热潮——是什么让那个男人都加入了战斗?又有谁会跟他一战?

  “4号,5亿。”

  “5亿1千万。”

  “9号,5亿1千万。”

  “嘻嘻,那就5亿5千万!”

  “101号,5亿5千万。”

  “哼,6亿。”

  “4号,6亿。”

  “6亿6千万。”

  “9号,6亿6千万。”

  “哎~果然打不过打不过,没想到晋和雷狮都那么中意那个,算啦~本小姐放弃啦。”凯莉夸张地往座位上一靠,从随身小包里迅速地拆了一根粉色的棒棒糖放进嘴里。

  怎么说呢,虽说早有预料可当真发展到这一步她也有些不愿再插手了,不过这样一来,都有自己的提醒在先了,旁边这位小兄弟也该有点自知之……

  “7……”“10亿。”

  “2号,10亿。”

  含着棒棒糖的凯莉完美地亲眼见证了眼前的银发青年打断了晋首领的报价还将竞价推上了一个新层次的全过程,而且这小青年居然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面瘫脸!

  凯莉连忙捏住糖棍以免它毫无形象地掉出去,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秋,却只看到了对方似乎也十分无奈却又无疑地带着一丝自豪意义的礼貌笑容。

  “嘎嘣”一声,凯莉直接咬碎了嘴里的糖块,碳水化合物碎屑与唾液迅速结合产生的甜度及时地缓解了她想要脱口而出某些不雅辞汇的冲动。咽下这口情绪满溢的甜蜜,无拘无束的魔女交替了一下双腿的交叠,心安理得地进入了看好戏状态。

  再说此时场内,关于这位“2号”青年的来历激起了不小的波澜,毕竟无名不一定就代表了平庸,何况他方才的报价可完全算不上平庸,他敢于横插进这场争斗的行为也同样。

  开始有人猜测这位青年会不会是哪里的一方势力代表出场的替身,也有人认出了他和星月魔女似乎关系匪浅,因为原本购入了“2号”票位的人,正是星月魔女。

  雷狮和晋的首领似乎也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对手产生了一定的疑惑,但很快他们也就停下了这无用的观望。迟疑,并不代表他们会畏缩。

  “10亿2次,10……”

  “20亿。”

  寂静。

  就连台上的鬼狐都愣了一瞬,他看向这个有些稚嫩的声音传出的方向,然后看到了一对不允许质疑的灿金色,仿佛是怕被那颜色灼伤一般,鬼狐立刻移开了视线履行他的职责:

  “1号,20亿。”

  1号,将拍卖地点定在此处的代价,圣空皇族御用的房间,里面那个虽然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年幼,却足够让所有人此刻统统噤声观望的少年。

  其名为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圣空,圣空国皇子,国家唯一的继承人。

  “……啊——啊,真是不走运,既然是圣空小皇子的话不是就只能给个面子了嘛。”

  雷狮摆摆手示意退出竞争,随后离开窗口走回了房间深处,这让余下看戏的目光纷纷看向了那个佣兵的房间,蓝发的首领静静地盯着那中央的房间看了几秒,随后向他身边的人示意:

  “21亿。”

  场内热议再起,只是所有人万万没想到这场佣兵对皇子的战争很快再添一员:

  “25亿。”

  神秘2号青年再次加价,将场内的气氛煽动得更加热闹,有人甚至开始想要夸赞那无名无谋的勇气,也有人期待起更加强烈的火花,但……

  “50亿。”

  伟大的圣空皇子轻而易举地便结束了这场属于凡人的战争。

  鬼狐的额上滑下一滴不知是兴奋还是畏惧带来的汗水,他努力保持着营业性的笑容,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继续报到:

  “50亿1次,50亿2次……”

  “鬼狐先生,你刚才说过,争价不下时由你判断,即是说就算提出非现金筹码也是可以的了?”

  被手下包围的佣兵首领第一次开了口,一听此言鬼狐的眼神慎重了些,脸上则依旧保持着让人看不透想法的笑:

  “是的,耀大人。”

  “那么,”佣兵组织晋的首领,神近耀如此说道,“我就给出我们‘晋’的无条件接单一次吧。鬼狐先生看来,这是否价值50亿以上?”

  这可不简单了,看来这神近耀是铁了心想要把这黄金蛇拿到手啊。鬼狐清晰地理解到了神近耀此举的含义,这句话最大的重点在“无条件”,也就是说他甚至可以让晋给他当个永久保镖,在他看来他应该更想让自己的选择没有后顾之忧吧。

  但是。

  “原来如此,的确,耀大人这一筹码近乎无价,区区50亿自然无法囊括,您似乎相当中意它呢,那么,还有谁想要同耀大人继续竞价吗?”

  他鬼狐可不傻,该赚的利益就得赚,不该得罪的人也同理。

  正中房间的少年金色的瞳中看不出半点情绪,可以说是有几分冷漠的那张脸上,半响后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丝不屑的笑意。

  “呵,胆子挺大啊渣渣们?”

  闻言,鬼狐和神近耀的脸色都不自然地扭曲了一瞬,鬼狐更是在听到下一句话后顿时冷汗横生:

  “特别是你这狐狸,在我这里也敢贪得无厌,罪无可恕。”

  “嘉,嘉德罗斯大人,鄙人绝非……”

  “我有让你辩解了吗虫子?闭嘴。哼,无价?在我眼里还真不存在什么东西可以无价,何况钱这玩意儿,也得看是谁的钱不是?以为随便乱认主子就会被接受吗?我还不需要这么没用的狗,就会耍些小聪明,算盘倒是打得挺响。”

  嘉德罗斯的声音里听不出情感,但鬼狐已经开始后悔想要无形中利用这位性情不定的小王者的行为,可已经成为过去的事实无法改变,鬼狐也只能继续低着头听着那个人的裁决。

  “让我想想,那——就给你一条我圣空国的油脉好了,怎么样?满意了吗?有胆子拿吗?”

  “嘉,嘉德罗斯大人?!这…会不会有些……”

  太荒唐了!!鬼狐心里近乎崩溃地咆哮着,油脉?!而且还没有期限?!这怎么可能!这么可能被允许呢!就算是圣空未来的王,这种承诺真的可能实现吗?!

  “鬼狐天冲,”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年轻王者已经带了些冰冷怒意的声音,“你已经第三次质疑我了,别妄图用你那些自以为是的常识来衡量世间的一切,再有下次,你就连人都别想离开圣空了。”

  “是……吗?鄙人明白了……”鬼狐看起来似乎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他整个人都恍惚了几秒钟,随后机械地看向了另一位竞争者:

  “十分抱歉耀大人,嘉德罗斯大人的筹码价值确实胜您一筹。”

  神近耀看起来不太接受这个结果,他刚想再说些什么,嘉德罗斯便再次开口:

  “那个蓝色的渣渣,收起你那无聊的侥幸心,这东西我要定了。”

  几个蒙面人似乎对嘉德罗斯的态度有些不满,却也一一被神近耀压制了下去,那双黑底的蓝眸又与嘉德罗斯的金眸对峙了几秒后缓缓阖上,最终他走回房间,命人拉上了房帘。

  鬼狐这会儿也端正了态度,继续摆出那副笑容面具,形式上地问道:“那么,还有哪位客人想要与嘉德罗斯大人一较高下,请抓紧时间。”

  “圣空油脉一条一次,圣空油脉一条两次。”

  “圣空油脉,三……”

  “等一下!”

  就在鬼狐手中小锤即将落下的一瞬间,一个坚定的少女音响彻整个大厅,有人不解地转头,也有人,比如凯莉,则清楚地听出了这个声音正属于那个一开始便狂热地加入了这场争斗的女孩。

  嘉德罗斯的视线也投向了那个无礼之徒,只见红发少女坦然接受了所有的目光,狠狠甩开那个死死扒住她手臂的少年,并举起了手中的一块红色弯玉。

  “我是玳瑁科技的小姐艾比,我要做为筹码的是这块玉,这是我在家族内的身份证明,有了这个就将拥有一次机会,无条件,享用我玳瑁科技最高科技成果的一次机会。”

  “然后现在我在此宣布,我玳瑁科技已经成功研发出了无条件增加人类生命上限的技术,假以时日,这个时间的下限将是,10年。”

  “鬼狐先生,我的筹码便是,您未来暮年之时,至少10年的寿命!”

  突如其来的信息量让大量的观众都一时陷入了混乱,就连鬼狐都在理解了少女所言意义的瞬间露出了贪婪的目光,随后马上将其掩藏。目睹了这一幕的凯莉忍不住小念叨了一句:切,真会演戏。

  用之不竭的金钱和十年的时间,凭心而论这真是个十分梦幻的选择,不过鬼狐也很清楚,做这个选择的并不是自己啊。

  但少女很明显没有这个自觉,她迫切地盯着鬼狐,像是想从他身上获得最后的机会,眼里有着孤注一掷的决然和一种复杂的热情,想想那光芒大概和所谓的“恋爱”是一种色彩吧,女性的感情执着真是愚蠢而莫名,因此也格外可怕。

  所以鬼狐选择回避了艾比的目光,转而看向那位年少的王,意外地发现少年脸上的怒气似乎褪去了不少,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一样,紧接着,少年王发问道:

  “玳瑁的渣渣,既然那是你的东西你就不可能不知道它代表了什么吧?明知道还要把它押出来?你,莫非是在小瞧那些会为了那个机会争得头破血流的虫子们?真是傲慢啊,不惜命吗?”

  受到问话的艾比不得不与嘉德罗斯对峙,理所当然的,那双过于直白地透露着不可侵的王威的双眼让她有些难以直视,句末的质问更是有种将罪过强加于她的压迫感。可她心意已决,艾比悄悄地咬了咬舌尖鼓起勇气,尝试着说出自己的回答:

  “我明白……正因为明白才这么做,这是我唯一有可能胜过您的方法!我没有小瞧任何人,也没有忽视生命的重量,只是在这世界上,我能确信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现在就在我的眼前,所以若要论世间他人,论我未来的生命……”

  说着,艾比捏紧双拳,终于抬头直视起那份重压:

  “与我无关!我也无畏将未来的时间支付在当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与我无关’吗?哈哈哈,你这是把自己的命都当成筹码了啊,胆量倒是值得嘉奖一番。”

  嘉德罗斯大笑出声,带有明显赞赏意义的话语一时反而让艾比不知所措起来。诶?什么?没有……生气?难道成……

  “不过,”金色的少年突然话锋一转,语气里多了几分揶揄,“我可是说的清清楚楚,这东西我要定了。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儿上我就让你败个明白,你说的不错,想要的东西就在当下的话,以后的命干嘛不拿出来挥霍呢?”

  嘉德罗斯说着将手伸进了衣领内,他脖子上有一根金丝,那上面正挂着一枚弯玉,和艾比的红翡形状完全一致的,黄玉弯玉。

  见此,艾比顿时花容失色,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心色正佳的未来圣空王有些轻佻地把玩着手中无价的弯玉,十分“友好”地补充道:“顺带一提我这块的优先度可比你的那块还高,回去之后好好问问父母自己公司用于研究的钱都是哪儿来的吧。看样子你们的进度还不错,就不用担心接下来十年的经费了。”

  “哦对了,你似乎很喜欢他,比命都重要?放心吧,我会把他放在我的私人庭院里好生伺候,绝不会让你有触景生情的机会的。”

  “辛苦了,玳瑁的渣渣,这次我挺开心的。”

  嘉德罗斯最后一句话落地,艾比终于支撑不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她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听不到,也感觉不到身旁弟弟焦急的呼喊。

  局势已定,鬼狐略带怜悯地垂下眼帘,随后举起小锤,郑重宣布道:

  “那么,圣空油脉加玳瑁科技资格,一次。”

  “圣空油脉加玳瑁科技资格,两次。”

  “圣空油脉加玳瑁科技资格,三次。”

  “恭喜1号,嘉德罗斯大人,得标黄金蛇。”

  “锵!”

  定锤落下,声音定格的这一瞬间,银发的青年低伏着头颅,双眼失去了焦点,身边金发的女子一脸的遗憾,黑发的魔女则满面餍足甚至想要鼓掌;黑肤白发的男性眼中闪烁着考虑的光芒;军火商的房间一片温馨和沉寂交杂的气氛;盗贼团的房间里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两肘触膝,双手合十抵在鼻前,仿佛祈祷。

  而玳瑁的房间里,好不容易把脱力的姐姐扛到沙发上的埃米,在用尽最后一点自制将窗户和窗帘全部关好后,情绪爆发大吼起来:

  “姐你怕不是傻啊?!想什么呢?!那可是救命的技术你还真就打算这么给出去啊?!还有那个人是谁?未来的圣空王!还好最后得标的不是你,回去了当心我跟爸妈告状看他们俩不轮番把你骂死!”

  埃米原本只是想吼完了事,毕竟艾比有可能还在那种受打击的状态,然而艾比却突然开了口,虽然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眼中也没有焦点:

  “衰仔,少说两句,你姐我现在正在经历人生的贤者时间。”

  “我看你是花痴上脑!”为什么都这个状态了还是会让人觉得她很欠啊!

  “嗯,仔细想想说不定是呢,”艾比说着把脑袋转向了埃米,空洞的双眼让埃米有些不寒而栗,“其实啊衰仔,我现在才开始害怕呢,甚至还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去招惹那个怪物。”

  艾比呢喃着,红色的眼球角落突然地就开始渗出泪水:

  “可是,最让我不甘心的就是我控制不住要这么想的想法啊!这样,这样不就好像我刚才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我的感情都是骗人的一样了嘛!我讨厌这样啊呜呜呜……衰仔,我错了吗?我很没用对吧!”

  少女从单纯的落泪到轻微的哽咽,最后终于抱住弟弟大哭出声,这下埃米的火气也不得不消了个大半,他轻轻地拍着姐姐颤抖的后背,对她说道:

  “没有哦,我不说总说的嘛,姐说的都对,也什么错都没有。刚才的姐超帅的,我姐最厉害了。”

  这可是大实话。

  “呜……呜哇啊嗯——”

  被允许撒娇的少女在少年的怀里一通乱蹭,就像是要把一切不甘都塞在泪水鼻涕里全部蹭到少年身上去一样。然后抬起一张被少年的西装面料摩擦地发红的小脸,吸了吸鼻子,对弟弟说道:

  “衰仔。”

  “干嘛?”

  “我还要再看他一眼,就一眼。”

  “嗯,好。”

  埃米扶起了各种意义上都有些脆弱的姐姐来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一部分玻璃,如艾比所愿地看到了箱内已经再次伏在地面的黄金蛇,并正好听到了鬼狐正在谢幕:

  “那么本次拍卖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捧场,拍得商品的各位还请稍候移步后台,我们……什?!”

  “啪。”

  突然间,剧场被黑暗所笼罩,鬼狐的声音也添上了一丝慌乱,虽然失去了扩音,但因为本身就是剧场,舞台上的人大声说话还是能好好被全场听清。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也有人开始嚷嚷商品的安全,鬼狐便高声宣称所有商品都在后台受到严格保护,请各位都稍安勿躁云云。

  很快,场内出现了下一个突兀的声音:

  “轰!”

  剧烈的爆破音伴随着一瞬间的火光在台上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连串的碎裂声。听到这个声音,艾比忍不住尖叫出声:“王子大人!!!!!”

  对这个声音反应强烈的还有嘉德罗斯,他立刻瞪了一眼身旁的红发随从:“电力管理的在搞什么!”“他们说马上就能好,似乎是系统被黑了。”

  “啧。”嘉德罗斯一听马上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下一瞬间,光明回归大厅,但所有观众都能明显地看到,台上那由强化玻璃构成的牢笼已经碎了一个面,其旁边的舞台地板上有个边缘焦黑的弧形坑洞,四周散落着玻璃碎片,以及硝烟。

  而被打破的箱庭中,已经没有了黄金蛇的踪迹。

  在认识到这个事态的瞬间,近乎同时的,场内有好几个人纷纷采取行动选择了离开,而嘉德罗斯的电话也终于接通了:

  “是我,立刻封锁圣空国境,派出防空部队,全城通缉雷狮盗贼团,不许放走一个人,然后封锁圣空剧场。”

  “记住了,盗贼团那几个渣渣一个都不能跑。”

  “绝对。”

 

 

 

 

 

 

 

 

 

 

 

 

 

 

姑且说一下,一开始凑艾比热闹的是林,然后是护短陆,之后的当然就是幻了,紫堂家以后我大概写个小番外


评论(20)
热度(88)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