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先点开↓↓↓
总之就是一条咸鱼,咸羽,我很没用,对不起
(如果愿意的话就叫我夜羽吧)
因为基本是无条件喜欢任何作品的主角所以坚持主角总受(偶尔恶趣味一下的亲妈粉),就算偶尔吃吃别cp也绝对不会产也不推荐
脑洞飞出银河系也写不出来的废物,注意要不是绝对的主角总受党就不要fo我了我怕以后爬墙推荐啊什么的会伤害到你们
(就像曾经的我)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对家fo我(极度不安,你怕不是想暗算我.JPG)
为了太太可能的回头可以忍受一下对家所以关注栏有些混乱(讲真觉得凹凸是对我的定向洁癖的最大摧残)
坑品极差随机掉落经常失踪一失踪几个月到几年不等,慎fo(x2)
天国的113,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账补完,大概那就是奇迹吧,我正在努力创造奇迹
(也就只是努下力的程度而已)
近期墙头:啊——金宝!啊——作哥!啊——莲莲(joker)!啊——村正士郎快落地!村正士郎快落地啊啊啊啊啊!

【all金】金沙秘宝(1)

•如我之前所说,谢谢给我安利凹凸的太太们(隔)

•现代架空,秘宝paro,科技树迷,世界局势迷,总之各种兴趣加成请不要深究特别是下一章的竞拍

•金天使是条蛇,除金以外大家都是人类,而且前两章恐怕没有金天使的正面活动,连个人形都没有还请稍安勿躁。

•原则all金,all金,all金,包括友情亲情向,除此以外的角色互动都不是cp请注意,非all金cp?不存在的(至少我是抱着这种心情写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个很复杂的设定,明明初衷BGM是《蛇舞》啊,初设想只是一个脑内手书啊!

•格瑞被削得很严重,不知道为什么,同时(虽然还没写到)雷狮的buff也不知道为什么加的很严重,难道我是隐性雷吹?大概是因为最流氓的那个总是让人忍不住给他福利吧(怎么说话的!)

•再罗嗦下去没完没了了,总之可爱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我爱他们所有人!!!




第1章:当时间开始流动

 

  “格瑞?你准备好了吗?”

  介于青少年和成年之间的银发男性对着镜子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装束已经十分合体,又确认了自己的身份证件和记录用品已经万无一失,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边呼气一边打开房门,对门口那个同样穿着艳丽正装的金发女性露出一个尽可能柔和的表情:

  “准备好了,我们走吧,秋姐。”

  “嗯~不错不错,不愧是我家格瑞,去了发胶也是个了不起的小帅哥。”

  看起来比较年长的女性——秋抬起手就在格瑞梳理地整整齐齐的头发里虎摸一通,格瑞有些无奈地想着一会儿是去洗手间里跟自己那常年沐浴发胶而顽固不灵的头发再开斗争还是干脆认命去带上自己常用的发带,但好在秋的玩笑只持续了片刻,她还十分“体贴”地用手指将格瑞的头发尽量复原到了她看来的原样,考虑了一下时间的格瑞最终放弃了再回一趟洗手间或自己房间的打算。

  “秋姐,差不多该走了吧?”

  “呵呵,好啦好啦。”秋笑着收起了与格瑞打闹的那副豪放,她本身就是个美人,再加上这身礼服,自然不会让她在接下来的目的地有失形象。

  秋为格瑞理了理领带,说到:“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呢,有可能空手而归哦?”

  “再小的可能性,我也不想放过。”

  “是呢,”秋松开手上的领带,狠狠地拍了一下格瑞的后背,“那么就去一探究竟吧!”

  两人坐上门外一辆看得出被好好打理过了的越野车,在扬起的黄沙中驶向城市的中央。

 

  这座城市名为圣空,是一个因出产石油和矿物而发展起来的沙漠国家,圣空国四面环沙,城市内却是一片气候宜人的绿洲,因此这座城市也是个扬名远外的旅游都市。

  但是今天出现在这个国家内的大量外来人士,既不是为了这里的美景,也不是为了什么国家级的交易,而是为了片凹凸沙漠中的一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凹凸沙漠原本是一片受神明庇佑的富饶之地,这里曾有一座黄金古国,开国皇帝受到了神之信者的认同,引领他找到了神之秘宝,此后黄金圣国经久不衰。但后来不知为何,神庙代代供奉的神引突然消失了踪迹,沃土败为黄沙,帝国也被强大的外来力量所击溃。圣空国所占有的这座城市和资源,听说就是黄金古国的遗物。

  那么虚无缥缈的神话到此结束,接下来是令人兴奋的小道消息:

  那传说中的神之引导者,拥有金鳞碧眼的黄金蛇被人抓到了,而它就会出现在今天的圣空拍卖会上。

  其实就算不提那有些不切实际的神话因素,听说已经有不少人拜见了那条蛇的尊荣,而传出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响亮——都说,那是一条犹如艺术品一般的,美丽无比的生物。

  不过从格瑞和秋的住所来看,两人显然和那些万恶的资产阶级有着差异,硬要说的话两人有机会出现在此处的途径完全来自秋。

  两人的正职是考古学家,是的,正是对黄金古国的考古学家。秋是个已经从事这行10年有余的大前辈,格瑞则是高中毕业后就来到秋的工作室当助手,现已有三年的有望小青年。

  虽然不知道秋的渠道来自哪里,但格瑞对自己这位前辈的水深程度还是有一定自觉的(顺带一提关于秋的年龄,格瑞也是很有自觉地一次都没提过),他自己也知道玩考古要的钱不少,像是格瑞自己的家境就绝算不上差,高中毕业家里就肯放他来圣空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他有一个很好的家庭。

  车是格瑞在开,虽然他没有驾照,不过那在这个国家并没有多少意义。格瑞找了个离拍卖场最近的平民停车场,走几步就可以看见拍卖场的后门。事先做了场地调查的格瑞有一瞬间还想过这真是个十分“便利”的好位置,虽然只有一瞬间。

  无论是后门还是正门都有不少黑衣人在进行戒备,这个拍卖场也并不是专门的拍卖场而是圣空国的国家剧院。一楼是足够宽松的连排座位,二楼则排列着数个能够俯瞰全场的包间,秋准备的位子在一楼,但那并不代表一楼的就尽是些不怎么样的人。

  “哎呀?这不是秋么。”

  就在秋和格瑞寻找着自己座位的标号时,一个略带意外的女声在两人的前方响起,格瑞抬头便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年轻女性正站在过道上看着他们,或者说,只是在看着秋。

  “凯莉小姐,好久不见,凯莉小姐也对这次的拍卖会有兴趣呀,莫非是黄金蛇?”

  “嗯——要说不在意的话当然是假的啦,要是真有传闻中那么漂亮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血拼一下,你看,神话中美丽的黄金蛇什么的,不是很适合我吗?”

  被唤作凯莉的年轻女性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自己的黑色长发,露出有些俏皮的笑容,成熟的妆容和她的动作,看起来宛如一只优雅的黑猫,让人更加难以判断她的年龄。

  “不过这次嘛,我觉得就算是我下了狠心也可能得不到手呢,毕竟对手有几个大人物,我这小小的占卜师别说是财力了,就算有那个钱也没那个胆儿呀~哎——真是伤心。”

  突然凯莉单手托住脸颊露出一副无比遗憾的表情,秋一听刚想追问详情,凯莉却马上看向了秋身后一直盯着她看的格瑞,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

  “这位小帅哥又是哪位呀秋?我记得上次占卜你的真命天子可没这么快出现吧?”

  “凯莉小姐就别开我的玩笑了,我当然是信任凯莉小姐的。这是我工作室的后辈,叫格瑞。格瑞,这是凯莉小姐。”

  “你好。”格瑞只是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这不痛不痒的反应并没有让凯莉不悦,不如说不知为何凯莉的心情还突然好了起来,至少在秋看来就是这样,因为凯莉接下来这么说道:

  “你好,我是占卜师凯莉,有兴趣要我给你算一把吗?”

  各位好,这里是来自秋的行业实况报告,风靡上流社会的神秘占卜师——星月魔女凯莉小姐的占卜的最新市价是……

  “不劳烦了,我不信这个。”

  啊,要说是格瑞的风格还真是他的风格就是了。

  “呵呵,是吗是吗,没关系,因人而异嘛,”凯莉依旧笑着,然后又看向秋问道,“你们的位子在哪里呀?要不要坐到我这边来?很靠前的哦。”

  秋看了一眼身后的格瑞,果然格瑞的表情已经开始有些敌意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疑神疑鬼,跟匹独狼似的,虽然秋也必须承认这次凯莉的行为是真的有些突然,但是……

  “既然凯莉小姐这么热情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哎,早知道凯莉小姐这么大方,我就不花那么大功夫去找票了呢。”

  “呵呵,秋博士这种大美人,一句话不就有大票人马送你入场券了吗?哦~对了,还有格瑞同学呢。”

  凯莉这回笑到缩了缩脖子,她的确长得很可爱,就算是知道被调笑了也会让人想要原谅她的程度,好吧,从格瑞的表情来看他只是不想惹事而已。

  秋叹了口气,看着凯莉转身朝会场前排走去,她特意放缓脚步跟凯莉隔开一段距离后低声说道:

  “格瑞,注意到了吗?刚刚我们谈话的时间可不短,而且我们还占住了过道,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从我们身边通过,那可不是因为我。”

  “……我明白了,非常抱歉,秋姐,我有点……太兴奋了。”

  明明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呀。秋带着这个意思拍了拍格瑞的肩膀,快步跟上了凯莉。

  凯莉似乎是把整个正数第二排中部据为了己有,秋坐在凯莉和格瑞中间,是会场中线旁边一点的位置,而中线上的,是格瑞。

  “格瑞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拍卖会吗?”

  等两人都坐下后凯莉开始搭话,格瑞的回答也很简洁:“是的。”

  “这样啊,那还真是有点遗憾呢。秋,姑且算是我给你们一个忠告哦,你们俩反正也是为了那条蛇来的吧?抱着观摩心态看看就好,千万别想太多。”

  秋的眉头皱了起来:“凯莉小姐,之前你也说了,所谓的大人物是……”

  “嘘。”凯莉轻轻嘘了一声,然后靠回椅背闭上双眼,取下了自己头发上的星星发饰,她用两指夹住那颗粉色的宝石,晃了一下,五角星的头指向了二楼包间的其中之一。

  “看到那个窗户大开也没拉窗帘的包间了吗?那里面应该有四个人,两个黑发,一个白色拖把头,一个高的离谱的金发。”

  “嗯?!他们怎么……”秋小声惊呼,格瑞也能理解,这四个人,只要长期生活在圣空就不可能不知道。

  肆虐在凹凸沙漠里恶名远扬的“雷狮盗贼团”。格瑞保持着不去直视的的动作向那个包间看了一眼,一个看起来极其不适合西装的黑发男子正靠在大开的窗边,他手上拿着一杯红酒,紫色的眼睛饶有兴味地扫视着下方的一切。

  那便是这个盗贼团的首领,雷狮。

  “其他人先不提,雷狮不是国际通缉犯吗?”

  “圣空国可不受国联管理啊,那点赏金圣空要来干嘛?雷狮他们又没动过圣空,而且,凹凸沙漠好像是他们头领的老家,黄金蛇这把他们怎么也得来看看吧?”

  凯莉这么说着又晃了晃手上的星星,这次指向了一个窗帘紧闭的包间,不一会儿那里面就有一个戴着面罩的人掀起窗帘的一角观察,然后放下。

  “那是佣兵组织‘晋’,不知道你们两位是否有所耳闻。听说他们的旗号是只要付得起价钱连国家元首暗杀都接,对外活动也是人人都戴着面罩,虽然有些可疑,但在我的客人里似乎信用度极高哦。”

  粉色星星在凯里手中转了个圈被双手包裹,似乎是不打算再指出了,又或者是她认为没有必要了。

  “其他还有像是玳瑁技术公司的少爷小姐,还有那个军火世家的紫堂也来了几个继承人后补的样子,这些本小姐都还可以拼一拼,可——”

  凯莉说着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后方,两人随后回头,格瑞是没看出些什么,他只看到正后方的那个包间窗帘大开,也摆好了座椅,里面却空无一人。

  格瑞刚想提问,回头却看到秋满面都是苦笑:

  “格瑞,不行了,我知道你已经努力了10年,但……是真的,不可能了。”

  看着秋的表情,听到这句话的格瑞第一次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可秋姐!”

  “这里是圣空剧院,那个房间,是圣空国皇族的御用座位,平日都是把帘子拉上的。”

  格瑞张开嘴旋即又咬住了牙,像是在拼命忍耐着不要把某些话语说出口,那双平日里只含着冷漠和睿智的眼中,现在只剩下了无处可去的愤怒,难以置信的不甘,还有近乎自暴自弃的,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质问。

  秋知道那是在质问些什么,那实在是相当地不讲道理也十分地狼狈不堪,但是秋并不能表示些什么,因为无论现在她做什么,到头来受伤的只有格瑞。

  不该来的。有一瞬间,秋这么想到。

  握到发白渗血的拳头慢慢松开,格瑞看起来也慢慢冷静了下来,而这个行为在秋看来只会让她心中的遗憾感更加强烈。没错,这就是格瑞,他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他对自己真的太严格了,为什么,这个孩子已经这么努力了,他还是得不到他想要的呢?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在秋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毕竟拥有能够坐在这个会场里的资格,秋就不可能不理解,这个世界的不公平性。

  所以秋只是默默地看着格瑞,他低下头用双手抵住前额,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低低地说道:

  “秋姐,我说过的,再小的可能性,我也不想放过。”

  秋一愣,然后一如既往地露出温柔的笑容,拍了拍格瑞的背:

  “嗯,那就加油吧。”

  旁观了一切的凯莉保持着礼貌的沉默把玩着手上的星星,然后小声地叹了口气:

  “哎,还是那么固执。”

  “凯莉小姐?你有说什么吗?”

  “没有哦~只是一个小小的咒语,”凯莉说着站了起来,走到格瑞面前伸出了手。格瑞影视沉默了片刻才抬起头,看到了凯莉手上的那颗星星,不,有哪里不对,这颗星星和刚才在她的头发上的时候看起来颜色有点……

  “凯莉小姐!你的手!”一旁传来秋的惊呼,格瑞没有去看凯莉的另一只手,啊原来如此,变红了一些。他这才抬头正视起这名行为奇异的占卜师,她的脸上依旧是那诡秘的笑容,但不知为何比起某种恶意的揣测,格瑞从她的表情中看到更多的是……

  略带倾向的观望。

  “为什么?”

  “嗯——这就要看你怎么理解了。我可是占卜师,我只会根据自己占卜的结果来给予「机会」,放心吧,这只是一个比较强力的护身符罢了。当然,要不要也由你决定”

  一蓝一紫,一高一低,两双眼睛就这么对视了片刻,一晃眼秋有种错觉,她觉得这画面更像是端坐在高台上的黑猫与匍匐在地的白狼,无声地交换着信息。

  然后格瑞终于稍稍收敛了他那满身的锋锐,老老实实地接过了凯莉手上的宝石:

  “谢谢。”

  “嘻嘻,那么我就祝你能够有所收获啦~”

  凯莉又是轻盈的几步回到座位,刚坐下却马上就被秋强硬地牵起了手:

  “我明白这就是凯莉小姐的做法,所以就当是微不足道的答谢吧。”

  秋从随身小包中取出了完全不和场合的纱布,迅速地完成了对凯莉手上伤口的处理。凯莉也就随她做完一切后盯着手上简洁美观的白色,又笑出了声:

  “果然很像嘛。”

  这回三人没有在进行更多的交谈,因为整个会场的灯光都渐渐暗下,这是开场的信号。

  舞台幕布缓缓拉开,聚光灯下站着一名白发金瞳身着西服的男子,男子手握话筒,脸上露出营业式的笑容说道:

  “十分感谢在场诸位的大驾光临,我是本次拍卖会的主办人,鬼狐天冲。”

 

  “相信诸位奔波至此自然是有自己心仪的目标,鬼狐就在这里预祝各位旗开得胜。那么首先,是我们的第一件拍品。”

  格瑞原本已经做好了会在这场拍卖会上见到某些比较不堪入目的商品或场景的心理准备,但事实上,整场拍卖会的风格都比较文雅,其中还不乏有几件连秋都表现出了兴趣的逸品。

  “很意外?”

  凯莉的声音。

  “别看是那副传销组织一样的嘴脸,鬼狐天冲这个人还是有几分手段的,知道为什么——他会是主办人吗?”

  渐渐地,格瑞似乎理解了她“魔女”外号的真谛,凯莉的语气措辞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提起人的兴趣,其中简洁明了的部分对于格瑞这种人来说也相当受用,可以说是相当挑拨人心了。

  “那家伙怎么说呢,应该算是个邪教头头?反正特不值一提的那种。”

  嗯?

  “但好歹是个大组织,为了你们俩的正确认知姑且我也就肯定一下。不过嘛~老是抢我客人,总有一天我咒他尾巴毛掉光。”

  等等凯莉小姐你这是在把自己的工作和邪教组织相提并论吗?还有那个男人哪儿来的尾巴?就因为他叫鬼狐吗?

  短短几分钟,格瑞发现凯莉在自己心里建立了一个神秘莫测的高端形象,然后又亲手推翻,嗯,魔女的心思,搞不懂搞不懂。

  “好啦,这些都先放一边,”看起来是言语贬低终于够了劲,凯莉可以顿了顿后搬出了正题,“放出你们那个消息的就是鬼狐,听说是他抓住了那条黄金蛇。”

  可以说是很有意思的情报,但并不是那么重要。格瑞这么判断后再次将视线投回舞台,顿时发现台上已经没有商品,只剩下鬼狐一人像开场那般站在舞台中央。

  “哎呀~看样子好戏终于登场了呢。”

  就像是回应凯莉的这句话,台上鬼狐的笑容似乎都多了几分底气:

  “接下来,终于到了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想必有不少客人都是专程为它而来的吧?鬼狐也不想卖大家关子,只是在开始前有一点望诸位注意。”

  “可能也为也已经有所耳闻,将‘它’带来的正是鄙人,所以若是最后出现争价不下的状况,鄙人将有权进行选择。”

  鬼狐的这句话在格瑞听起来有些莫名,这次拍卖除了明价互抬,难道还会有什么情况?

  “哼,他倒是看得起自己,不过,应该也会发展到那一步吧,那可就非常有看头了。”凯莉又是一句极自然的贬低,但后半句里的愉悦又昭显着这个可能的真实性,一时间心里又焦躁起来的格瑞,拳头又忍不住捏了起来。

  “那么,请各位欣赏,这便是传说中的神之引导者,黄金蛇。”

  戴着半边面具的黑发女郎将盖着厚重黑布的巨大箱型物推进舞台中央,会是冰冷的铁格牢笼?还是铺满丝帛的水晶柜?

  但当黑布落下,隔离那份神秘的手段却不如格瑞想象中那般严酷也没有那么愚蠢娇惯。

  由两米高的钢化玻璃所铸成的透明囚笼,不,那正是一个箱庭乐园。玻璃箱内宛如一个缩小的凹凸沙漠,大片黄沙堆积的沙丘,以及水池和植株构成的绿洲,而故事的主角,就位于那阔叶下的岩石上。

  不得不说,那实在是一条外表独特的蛇。

  观赏性的金色系蛇类并不是什么稀奇玩意,最出名的就是被称为黄金蟒的缅甸蟒白化种,无点的纯色黄金蟒也被称作“活着的黄金”,其细腻的淡金色在不少人看来,比起纯金更体现了奢华和典雅的结合。

  但眼前的存在,则反而让人觉得那种想法才比较肤浅。

  黄金,是的,它的颜色正是纯粹的黄金色,一片一片的蛇鳞在灯光照耀下反射着明亮却不刺眼的金属光泽,第一眼望去甚至会让人认为那不像是生物,而是真金细心打造的艺术品。

  事实是的确有人这么想,至少格瑞已经可以听到像是“这蛇休息怎么不盘起来?”“它真的活着吗?”“传说中天空般的眼睛呢?”一类细碎的低语。

  这也难怪,因为现在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准确的说是“半条”蛇,蛇尾没入水中,柔韧的身体紧贴着池边的岩石,然后消失在岩石后的草丛中。

  顺带一提光是现在暴露在外的部分大概就有两米左右。

  “请各位稍安勿躁,恐怕是鄙人给它的居所太过舒适了,还请各位稍等片刻。”

  鬼狐说着来到了离水池最近的那面玻璃前,力度适中的敲了敲,场中有几名动物爱好者顿时感到可笑——那种行为怎么可能叫得动休息中的蛇类,这鬼狐是来丢脸来了吧?

  事实却是,池中的蛇尾以一个相当可爱的弧度晃了晃,高高的草丛也开始晃动起来。

  一瞬间,不知是因为场中的气氛,还是某种本能,某种力量,所有人都屛住了呼吸。

  从草丛中支起的金色蛇身随着运动流转着漂亮的光芒,蛇不存在眼睑,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它原本像是蒙了一层灰白的眼睛一点点地清澈起来,它晃了晃脑袋,仿佛还没有睡醒的人类一般。

  现在,所有人都看到它的全貌了。

  “哇哦——厉害啊,明明跟宝石做的一样居然还真是活的诶,老大老大,这东西我们要吗?”

  “的确是看起来就很有价值呢。”

  “大哥,您的意思……大哥?”

  盗贼团的包间已经开始蔓延着一股蠢蠢欲动的气氛,身为军师的卡米尔向自己的领袖寻求意见,却看见领袖嘴角含笑,瞪大了紫色的双眼盯着下方的舞台,一副莫名兴奋的模样。

  “卡米尔啊,”雷狮突然开口,果不其然那声音里也有些按耐不住兴奋的扭曲,“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一时,卡米尔几乎完全无法理解兄长这个提问的意义,但只要是雷狮的提问他都会努力给出一个最客观的回答。

  那是一条莫约三四米长的纯金色蟒蛇,大概也就比成年人的手臂要粗上那么一圈。它的眼睛,是的,就如传闻所说,宛如一片晴空被蛇眼外部的保护膜封锁,而饱含着灵性的,蓝色的宝石一般。

  “一条,拥有黄金鳞片和天空宝石色眼睛的蟒蛇。”

  “是吗?呵呵,是吗?哈哈哈。”雷狮听完后直接笑出了声,看起来完全不打算掩饰他的好心情,这也让卡米尔更加意外,别人看不出来,他可是相当明白——雷狮现在,是打心底的非常开心。

  然后雷狮笑够了,走回包间内将手伸向酒桌,不过这次他没有去碰酒杯而是直接抓起酒瓶猛灌了一口,这种行为既像是在发泄喜悦,也像是在压抑亢奋。

  咽下口中的麻醉物后雷狮靠坐在沙发上十分大爷地摊开全身,那双眼中正闪动着发现目标的血色,这样看起来毫无防备的雷狮,也是最危险的雷狮。

  “卡米尔,准备吧,我,就和那帮有钱人玩玩。”

  “是。”

  不止盗贼们的包间如此,动荡的气氛也渐渐出现在拍卖场的各个角落。

  比如那个一直没有拉开窗帘的房间。

  “把帘子拉开吧,至少得表示一下参战才行。”

  “是,耀大人。”

  比如那个正主迟到了许久的皇族专用房间。

  “有趣。”

  “嘉德罗斯大人?”

  “有趣啊,真是没想到老爷子让我来还来对了。”

  比如一楼座位的某个角落。

  “神子大人,这次一定要将我等一族……”

  当然,还有一楼前排的……

  凯莉瞥了一眼身边的两人,秋好像已经完全沉迷黄金蛇的“美貌”无法自拔,而格瑞,则是近乎忘我地,用着一种热烈而复杂的眼神盯着台上。

  热烈到仿佛可以熔化那双层的格挡,复杂到仿佛要阴蔽那纯净的“天空”。

  十年努力第一次的回报,那匹奋不顾身的白狼忍不住这么呢喃道:

  “终于……又见到了。”

  凯莉默默地收回眼神看向台上,也不知是否巧合,台上的鬼狐刚好与她视线交汇,然后迅速冷漠地相互避开。

  就在这各路人马心绪四起而寂静不已的时刻,鬼狐如此宣言:

  “传说,被神之信者承认的人将会被引导向神之秘宝,那么到底如何才算是被它承认了呢?不知在场的诸位心中是否已经有了答复?”

  “那么我宣布,本次拍卖最后一件拍品,黄金蛇,开拍!”












突然发现没有安哥,没办法啊安哥是保安现在正在场外巡逻根本没他的事啊而且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下一章也没他的事真是对不起,这难道是什么出场诅咒吗?(闭嘴吧你只是能力欠缺插不进去而已!)

cptag等有明确戏份的时候再加比较好吧?

评论(11)
热度(115)

© 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废羽吧 | Powered by LOFTER